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缅怀一下Doug童鞋  

2014-02-16 09:11:15|  分类: [博客]职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一下Doug童鞋 - 玫瑰 - 锦衣夜行

大头跟我电话上谈到底去北京还是上海,结尾我问他,你下午那个会要谈神马?他轻描淡写,新闻。

我笑嘻嘻刺探,好的还是坏的?他不透露,只是轻飘飘说,就是新闻,到时候就知道了。

那个会只有15分钟,以往有过两次,都是紧急宣布他手下人辞职。这次这个,莫非依然事关人事?比如他要离职?不会,他做的挺好还准备往上升,那么是他手下离职或被解职?他手下我知道的只有Doug那哥们有可能,丫地位岌岌可危不止一天了。

下午开会,各位电话上到齐,大头说,公司上层估量了下,觉得在亚洲综合购买机会目前还不多,无法达到预期收益,所以那个职位决定取消。。。 额,那个职位是Doug坐,大头不开除人,改为把职位端掉,职位没了,人自然不需要了,这招比较高。D童鞋是黑人,解雇黑人程序向来麻烦,职位取消是最省事做法,就好比一个皇帝讨厌太后给他派的老婆却无法甩掉,最后搓搓手说,朕出家去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那个职位,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尤其在雇了我之后。上司一开始就直言不讳说,亚洲我们有你,那要他干嘛?!我跟上司解释说,我只负责我们部门的,他负责全公司的综合项目。上司仍然不解,你负责的上海是亚洲最大部分,其他那些厂子没什么规模,他有什么可搞的? 对呀一言中的,Doug童鞋的难度就在这里,我虽然是地方但有人有权,他虽然是中央没人没权,除了一柄尚方宝剑,宝剑能不能杀人就看他本事了。

在我来之前他日子相对好过,他有亚洲经验比其他同事强,还热衷学几句中文,热爱亚洲文化,跟中国外国有关的事情大头都是给他做;可惜,我来了以后他日子就慢慢难过了,薛宝钗来了以后林黛玉开始醋了,因为有了现实对比。我是地道中国人在国内有过工作经验,他拼不过,单凭一张中国脸,说服力就强过他说一百句洋泾浜中文。上海说到底是我名下直接负责,他想沾手必须取得我首肯,我什么都可以自己搞定,在中国做项目他帮不上任何忙。到上海没两次和下属以及其他部门都沟通到位,以后他向上海要资源,那边先提交我批准,我说支持就支持,我说不支持就不支持,他无计可施插不上手,工作起来很艰难。

丫最惨的一点,是魅力不够,也是能力不够,没有争取到高层支持,所谓高层,一个是我上司,一个是大头。他刚开始就招了我上司的讨厌,人事经验不足吧,带上海我的手下在美国公司那里欣欣然转了一圈,而后书生气滴给各方发了份参观汇报,丫跟我背景类似,曾经都出自同一个大公司,擅长写汇报,写没关系,你写给大头看表示你去过有收获就可以了,他居然还给我上司发一份。汇报出来上司立即生气了,这是我部门老供货商,去那里没跟我打招呼不说,还要你来告诉我这些公司是怎么回事?!妮以为妮是who?! 上司很不客气滴回复了,说你去,怎么也得有点礼貌事先告诉我一声吧?当场给个下马威,后来是上司和大头的共同老板CFO老爷爷出面说话摆平。

如果说只有上司不买账,这属于地方和中央的斗争,一次半次看开了没啥,可惜不止上司啊。D的上司我的大头,双子座脑子转得快耐心很差对人要求高,墨迹绵软的巨蟹座D童鞋显然跟不上大头的快速度高标准啊。我背后有上司撑腰,D身后是大头,在我一次次挡掉D向上海无端伸手时,但凡他向大头抱怨,大头理应找我谈话要求我支持他手下,那我大概也不能抗拒太多,可是没有啊,大头貌似对我很欣赏很宽容,任由我和D过招他不曾插手,如果一对一,D童鞋这个小可怜完全不是我的对手。都是专业人员,大头大概也想看看我们各自都是怎么待人接物独立出结果的,能干的人骨子里都欣赏强者瞧不起弱者。后来发展成,D屡次想到我这边来约谈合作顺便一起吃饭,我不想浪费功夫说那几天我不在办公室,你要来其他人可以接待。结果大头对D交待说,你们去那里,务必玫瑰在才行。额,我都意外,我有这么重要哇?搞得D一个头两个大,拖到最后一天都没找到机会。

上司也罢大头也罢,其实他最失败的,是他居然没争取到我的欣赏。但凡让我欣赏,我会给他方便,会提醒他一些内参,会在上司与大头面前默默维护他不会刻意为难。他并不曾到达这个高度,尽管也许努力过,可是完全不对路数。
D这个男人,背景和我类似,都有MBA,甚至比我还多个工程方面硕士,端的爱读书,可是他实战经验比我差远了。第一次电话上介绍,他就说,我有个同学也在你曾经公司啊。说起名字,哈哈哈,就是我曾经上司嘛,也是黑人,能拽能写汇报,但是不做实事,爱吃爱玩爱跟女人套磁暧昧做个生活里朋友挺好玩,可惜工作上做事没魄力,和JESS我们私下说他绣花枕头,外表精干聪明,内里一包草,只有不缺钱的大公司能养的起这类闲人。丫最让我津津乐道的例子,是一行四人出差吃饭,按理阶位最高的他付账,付账就付账,丫对着账单一项一项核对,对一道菜表示疑虑,一直拖了20分钟也没算出所以然,最后是我看不过他这谨小慎微,规劝说,账单总共100块,加上小费不过120,我们四个人平均30块,远远没到公司限额,就算馆子算错,小钱数差不到哪里去的没人会说你。一语提醒他,终于把钱付了,我们后来每次笑话他经验不足不敢拍板做决定时,就把这个段子拉出来遛一趟。

我这个前上司,公司费了好大力气想去掉他,最后借机构重组把他终于干掉,他背景纸面上看着好,又被别的公司请去,让那家公司花钱受罪去吧。过去两年开始,我发现很多公司雇的所谓精英,真TM的一大半是草包,也或许,是我段位已经比这些人高,所以看出他们笨?这个前上司如此,我心内嘀咕,D童鞋背景类似,他会不会是同样的绣花枕头草包类型?事实很贴心地证明,同一窝生的老鼠的确有相似处,丫还真是。

去年去杭州开会,他和M全权负责,大头把我拉进来帮他们一把。M前后给我发了若干演讲资料,我很利索地给修改外加中文翻译搞定,跟他说,记着你欠我两只烤鸭。到最后一天,我说拜拜了大家,明天就提前出发去机场,届时北京见。当晚收到D童鞋邮件,说,额玫瑰,我会给你四只烤鸭,你可不可以帮我把最后这两份翻译成中文?我那个生气,前面几个月有的是时间不给我,现在我要上路了你来烦人?我不客气地说,太迟了,你找翻译公司去吧。后来真找翻译公司了,大头对外笑哈哈说,我们把玫瑰用的太狠了,她累坏了。大头心里估计有想法,M能搞定玫瑰,D你为什么就搞不定?于是怀疑他接洽能力。

到了杭州我甩下他们跟手下姑娘们玩去了,玩得很开心,吃的很开心,D童鞋从主办人彻底变成陪衬。也许大头自那以后意识到,D童鞋实在不适合坐这个位置啊。回来后M与我吃饭的时候都笑着说,这次开会太明显了,我会跟大头提建议,在中国做事得找中国人,那种文化贯通不是外国人能插手的。我当时含蓄提示,那么你们留着D有什么用?M说,嗯,还是有用的,别的跨部门项目需要他来做。我看着他目光表示出怀疑,M显然看出了我的态度。他那么说是当时,半年后的今天,也是M的公司和大头协商决定,端掉了D的位置。

D热爱中国文化不是盖的,认真学中文,见着我老用中文说你好吗?我经常淡淡用英文回答,还不赖。他以为用中文套磁算亲民,我在美国这么些年真的不需要中文助阵,也不需要从外国人对中国刻意表示友好里满足平日身为异族被亏待的虚荣心,我没被特别亏待过,相反,还常常被优待,所以他这招真是马屁拍到马腿上让我想拿马尾巴直接扫他的脸。讨厌外国人腔调不正滴和我侃中文,听着累,又不能跟我继续交谈,还得回到英文上,那你啰嗦什么,害得我中英文跳来跳去,还常常听不懂他发音不正到底在讲啥。丫平常爱喝中国茶,吃的简单,日日健身,生活规律,我老说他像个苦行和尚,他半恼半笑屡次纠正我,玫瑰,我实在并不和尚。他的意思是,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他热爱中国姑娘也不是盖的,曾经聊天问我,据说日本女人床上很厉害,那么中国女人如何?我说,没睡过日本女人不了解,不过应该是言过其实,分人啦。他说他住的地区有很多中国学生,问他,有没有看上谁?他说,有个姑娘不错,不过老是跟她妈妈一起散步。后来我就笑话他,D童鞋,你这样热爱中国女人,怎么当初昏了头娶了个黑妹纸呢?他做后悔状,说的是啊。问起他婚姻状况,丫居然坦呈他的婚姻是买卖婚姻,对方需要绿卡,给他钱,于是。。。他并不那么热爱她。我说难怪你可以去外面出差3周不想回家,显然家里住着的那位不吸引啊。心里想,这个哥们傻实诚,这种事也好对不相干同事讲的,难道不怕我卖了他?我没卖他,太容易了没成就感,不好意思卖一个缺心眼傻瓜。

他倒是热爱中国文化和中国姑娘,可惜中国文化和姑娘不热爱他。在北京一脸阳光的M被捧成大熊猫群众纷纷要跟他合影,在杭州姑娘们拉着M合照夸他蟀哥啊蟀哥,把个D晾到一边,让他心酸得可以。

准备杭州会议时我问大头说,应该给与会人员准备礼物吧?大头爽朗道,没问题,你和D负责挑选。 D童鞋从公司商店选了几样便宜的,我看看说,谁千里迢迢来指望收个杯子啊,给点有用的东西。选了自己喜欢的三样,问大头您中意哪个?大头继续爽朗说,你中意哪个就选哪个。我选了两样,替上海人事部多订了几套,届时送人情,这个大头毫无意见还夸我周全会做事。D童鞋找秘书下订单,订到一半说,啊呀,发现密码锁很贵啊,这个少订一半好了。我当场气结,那么个锁,也就10美金,三套也就30块,你要砍数量,不要砍我这部分,再说大头都批准,你TM的省什么省?我说D童鞋,你不要捡了芝麻丢西瓜哦。他打哈哈说省钱嘛。事后一看,还是少订了。这故事被我传出去,D童鞋于是把一串人都行云流水地得罪了:上海人事部,我手下,我。在大头面前还落不下好,丫真是一手八戒照镜子的好功夫,我对手下说,真是纳闷他那个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简单的人情,他居然都能搞砸,他以后还想要我们支持他?!

后来他热衷跟我套磁,屡次提及要请我吃饭,我一次一次给挡掉。最后一次在总部,D还是问,你这次有时间吧?想请你吃饭。碰巧和上海过来的手下一起培训,最后一天没安排,想着与其我们俩出去也是吃,不如给D童鞋一个面子,就跟他出去吃一趟吧。于是答应说,和小C一起啊,可以去吃饭,挑了个附近日本馆子。

我们三位落座,想着这家日本馆子不算太便宜,D童鞋平日也不乱消费,替他省省吧,很体贴地点了简单的乌冬面,三个人三份,外加开胃菜。面上来量很大,我吃完半份剩半份,还有一盘没有动,都给D,说你打包带回家好了。等服务员把单子放到桌上,大家准备离开了,我才意识到D童鞋迟迟没动作,咦,他不是说他请客?是C不好意思了,把单子拿起来,看了看,试探的语气说,要不,我来付账?我当下气了,我不是不能付,C也不是不能付,可是他明明口口声声要请客,我卖他一个面子真的来,怎么居然变成我们来付账?我转头笑对D说,不,你来付账。D笑,哎呀,让C付嘛,她的单子你负责签。我说,她的单子归上海签不归我签。他说,那你付账喽,这是公事范畴可以报销嘛。我说,我怕上司不肯啊。他于是不情不愿把账结了。

回到酒店我和C去酒吧喝酒,我无法置信对她说,D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怎么长的?他要为工作买通你和我,我给他面子,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费力气就可以作为当地人把你我哄得开开心心,他怎么居然昏头到要我们来付账?!他一直说要请客,我完全可以不接受,两个女人他一个男人,他怎么好意思?!C大笑不止,说,你答应跟他吃饭是可怜他,我都不好意思回去上海谈论这事。我一边喝茶一边震惊,真的,他那是人脑子吗?!

的确不是人脑子,尤其在我以为这请客一事从此就算了结,一个月后总部再见到D童鞋的时候,他说的话差点没让我太阳镜从脸上跌下来,丫嗫嚅说,玫瑰童鞋,什么时候你有空,我认真请你吃饭。额,还请?上次的不算请,他都不肯付账,脸没丢够,难道下次的他准备付账?我大惑不解在上海问C,他为什么还要请我吃饭?他有毛病啊?

莫非他想单独跟我套磁,上次有别人在不算?可是上次把我得罪了,下次如何可以请到我?对这人的脑袋瓜不得其解,作罢。以后他仍然会提起吃饭,我再也不接那个茬。之前几次开会,跟我同级的三个同事已经在抱怨D所做的项目假部门名义并没有与部门沟通,我在一旁听着并未落井下石,他身上石头够多了不缺我这块。当别人指出D报告中一处严重数据错误时,大头当我们面发作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蠢,我这就找他更改数据。我还笑着安慰大头,别生气别生气,对D温柔一些嘛。事后我在出差,晚上酒店无聊打电话给他慰问了下,问他工作如何,他尚听上去一派正常说一天一天地过喽,问他太太如何,他说她在另外城市工作。前面过春节,他还热情洋溢短信我新年快乐,我想这哥们难道真的不明白他危在旦夕还有空关心我过不过年?当他职位被取消的消息发布的时候,大家并没意外。

我给上司通报了一声,上司开玩笑,你可别把他推荐给我让我用他。我乐,我可以推荐,你可以不接受啊。上司说,希望有钱多的大公司愿意继续养着他。

D童鞋于是就这么消失了,我托着腮帮,感叹职场无情大家日子都很艰辛,实在也无法多么嘲笑他,即使他是绣花枕头,太平盛世公司进帐不愁时总是可以养很多花枕头花靠垫当摆设,世道艰难才会紧缩让不少人混不下去。同时眨着眼睛想,也许某天他找到新工作,兴致来了,又会脑门一热找我请吃饭,按他那个猪脑子,这也是说不准的丫。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