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三日(1/2/3/4)  

2013-10-04 08:47:12|  分类: [博客]职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日 - 玫瑰 - 锦衣夜行

晚餐桌上的菊花,摸过,是真的。

1)

周一飞总部开年度部门大会,这次连下属们都齐齐到场,欢迎晚餐订在6点。

我一边酒店CHECK IN,一边给大头短信告诉他到了马上过去。

进了会议室,看见诸位基本都在,M记坐对面,我冲他点点头,和别人打过招呼。

没想到他也会在场,因为邀请名单上好像没看到他名字。

大头看着我说,穿得很舒适嘛。我笑说,机场嘛。

 

M记和燕鱼童鞋真的不是一个风格的。燕鱼严谨,爱惜姿态,小心翼翼,聪明得锋芒毕露,容易被得罪,自卑自大的混合体,活在自设的框子里,象一柄剑;而M记,大而化之,不以为然,相对温和,自信在骨子里。双子座比水瓶座更亲和。

到了五点半我提醒他们说,晚饭时间要到了哦。

大头说,这样吧,吃完饭我们继续回来开会把这个完成。

 

我取了行李去房间,要求穿休闲,我没那么傻,依旧穿得讲究,一套米色小花中式裙装,改良旗袍式,线条很好。但国产裙子都有个偷工减料缺点,不到膝盖,看着不太得体,我不是酒店女招待类别,大腿露得过多会显廉价。来之前踌躇问过别人意见,我说,会不会太性感啊?人说,有吸引力不是你的错。三日 - 玫瑰 - 锦衣夜行

 

进了餐厅已经迟到,大家都站那里端杯酒聊天,取了杯白葡萄酒。

记得以往这类场合和M童鞋还是有说笑打招呼的,如今,人多场合反而刻意保持距离。

有时候我也纳闷,怎么就这样了呢?

晚餐开始,我坐到一桌,正和左手边人寒暄,抬头看见M童鞋过来,把手里酒杯放到我右边座位。

哈,我立刻心里乐开了花对他欣赏多了一层,够MAN!三日 - 玫瑰 - 锦衣夜行

有时候我还是得说,天平座和双子座合得来,不是盖的呀,同是风向,同样潇洒,不少事情上态度是一致的。

刚还正想为什么我们偏偏要刻意保持距离呢?牺牲得没有必要嘛。

 

我问他,你喝的什么?他说,GIN TONIC. 我好奇,好不好喝?他说,你可以尝尝。

我拿过来尝了一小口,说,咦,味道很好呀。他说,如果换个别的牌子的GIN,味道更好。

我问,如果和白葡萄酒混着喝,不会醉吧?他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我不信任盯着他两秒,他忍不住大笑,说,别混着喝的好。

他去取晚餐,不断有人过来问我旁边是否有空位,我一一挡掉说,已经有人了。

所以他回来的时候,位子还在,如愿坐我旁边,看,我要是忠心起来,可以很忠心的。

 

其实我们彼此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偶尔寒暄一句半句。

他这次在讲新故事,如何对付家里烟囱里常驻的蝙蝠,法律有规定云云。

我刚自机场出来,累,懒得说那么多话,既然他小爷爱讲,由着他去讲,我听着就是。

   

不一会大头打个手势,我们重新回到原来会议房间,继续未完成讨论。

大头说,M不在,没关系,我们先开始吧。

给他私下短信说,会议又开始了,还在原来房间。一会他回复,好。

看,但凡忠心起来,我可以是很忠心的。三日 - 玫瑰 - 锦衣夜行

几分钟后他和下属出现,我象没事人一样瞥他一眼,这次他坐到我旁边。

前面说过裙子开衩高,吃饭时被餐巾遮住看不到,如今开会离开餐巾,春光一片,M在侧边,丫太有眼福了。

 

会议接近结束,M起身准备离开,大头话没说完,所以我还坐在椅子里没动,M于是站身后等待结束。

等我起身时,他已经不出声替我把椅子拉开。

大家各自回房间,我看他刚才进来时已经把西装换了休闲衬衣,猜他是要出去与人喝酒。

下飞机很累,我决定提前睡,以便精神地迎接第二天一整天的漫长会议。

鉴于上次房间太冷冻得睡不着,这次我学乖了,临睡前把空调调高了温度。

 

2)

然后,半夜本座悲催地被热醒了,被热醒啊童鞋们!有没有这么搞笑的?!上次冻得睡不着,这次热得睡不着。

我哭笑不得爬起来,把温度调低两度,发现是凌晨两点多。

然后就看见M童鞋的短信,问,你还醒着吗?

我不置信地盯着短信两秒钟,凌晨2点半,我睡醒了,这小子居然还没睡?!

忍不住回复他,你居然还没睡?!!!三日(1/2) - 玫瑰 - 锦衣夜行

他回复,和S在外面喝酒来着。

他问,你在干嘛?我说,被热醒了。

他哈哈笑说,你下来陪我聊天吧。我说,你神经病,这都什么点了?

他说,反正你刚醒一时也睡不着,你不愿意下来,难道要我上去不成?

 

下到楼下大厅,根本没人,阴暗角落里有一圈沙发,他在那里,看见我就乐。

凑近他,淡淡酒精味,我吸吸鼻子说,你们喝了多少?

他笑,这次真喝多了。我问,一到10,有没有醉到6.5?

他好脾气地笑嘻嘻摇头,哪里,也就4而已。我端详他的脸,他眼神笑眯眯略微涣散,说话倒是还清楚。

我笑说,哪里只有4啊。

 

停了一会他问,近来如何?我叹气,忙啊,工作太多。

他反问,工作太多?我低头抱怨说,对呀,大头想让我经常过来,上司说大头要求太多。

他脑子倒是很清醒,直截了当说,可是你清楚你想要什么对不对?

我怔住一秒,我想要什么,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笑话他,明天8点开会,看你醒得来才怪。

他笑,啊,绝对绝对醒不来。我说,我倒不担心你,你是军人嘛,随时起床应该可以做到。 

他问,你怎么睡那么早?我说,昨天飞过来,累死了。

他伸手把我拽近些,替我捏捏脖子,我说,在机场本来想做按摩,但是那一家是新的还没有开。

 

他穿的是短袖恤衫牛仔裤,墨绿色胸前不知什么图案,黑暗里看不清楚,总之很好看。

我想起来,跟他说,你不是有个老鹰的纹身嘛,以前没看清楚,再给我look look。

他掀起袖子show给我,就在右臂上,是个圆形,鹰头很细致,挺漂亮。

我笑说,挺好看的,象鹦鹉。

 
我从来不是熬夜的人,困意慢慢袭来开始萎谢,他说,明天醒不来的人会是你。我嘴硬,不,我一定可以醒过来。

他说,我明早不会立刻去那边,明早7点有会,8点有会,9点还有,那么,9点半再见。

 

3)

第二天勉强起来,错过班车,我自己开车过去,吃早饭是没时间了。

到了以后按名字牌找到自己座位,而后发现身后正对着我的是M下属,而M的名字牌就在他旁边。

9点半我出去倒茶,回来时看见他已经就座,我经过他面前,当他透明。

一到公共场合,我们重新恢复淡漠,只偶尔开下玩笑,表示还是认识。

 

中场休息时,他和下属说话,我回头看他,他双眼睡意未消,长睫毛眨巴眨巴很可爱。

我故意逗他说,你看上去没睡醒啊。

他低头笑,给下属顺便解释,昨晚和S喝酒喝到两点多。。。

他没有说的是,跟我又一直聊到早晨4点钟。

我好歹见他之前提前睡了四个钟,他则从头到尾,也就睡了两小时而已。

我开他玩笑,你不会真的开晨会吧?他说,我8点钟还真的在这里。

喔,这点我真佩服他,受过训的军人就是不一样。

 

三日(1/2/3/4) - 玫瑰 - 锦衣夜行

结束后回酒店,我换了便装,班车带我们去市中心。

碰见大头的太太,很女性化,我跟她握手,跟她聊天,上班车我们也坐一起。

 

先吃晚饭,这次和大头和他太太坐一桌。晚饭后参观泰坦尼克展览。

每人派了个真实船上人物,我的二等舱,38岁,大头一等舱,40岁。两个人都是单独旅游。

大头说,玫瑰,我们条件相当孤男寡女可以发展发展。

我笑说,我不得不拒绝你,等级森严,我们不属于同一阶层。

最后找名单,发现两个人都没活下来。

我跟大头说,咱们至少同年同月同日死。大头把头靠我头上说,嗯,至少我们死一起。

出去后坐下休息,他太太结束第二轮参观,过来说,我的人物活下来了。

大头说,可惜你丈夫没活,不过没关系,我和玫瑰死一起也不错。三日(1/2) - 玫瑰 - 锦衣夜行

 

当晚班车又带我们回去,我继续和大头太太坐一起侃了一路,她给我出示家庭照。

回到酒店,想起M记早晨睡意朦胧的眼睛,好同情他,我破例给他发了个短信:晚安,好好睡。

隔了一会收到他回复,晚安。他还醒着让我意外,铁人啊。

 

三日(1/2/3/4) - 玫瑰 - 锦衣夜行三日(1/2/3/4) - 玫瑰 - 锦衣夜行 

4)

早晨依旧错过班车,但是至少打包了早饭,带到公司会议室吃,其他人都已经在。

穿蓝灰黑上装,配同色浅灰短裙,深灰色珍珠项链耳环。

中场休息时,身旁同事回身问M问题,我连带着回头看过去,他停下说话,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当天内容严肃涉及部门改组,人事大幅变动,不少人将会离职,为此我们准备了好几个月。

路过M的上司,他一向讲究衣装,我夸他手腕上的皮圈漂亮。

试图辨识上面的英文含义,他道,我爱咪咪。见我眼神愕然,他笑着解释,这是赞助一个乳腺癌组织。

我笑,哦,以给乳癌捐款为名,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公共场合说实话对吧?

他大笑,什么都瞒不过你。

 

结束后继续到大头办公室开会。

我背着包过去,发现M在他办公室打电话,冲他摆摆手,而后跨进大头办公室。

会议进行到一半门开了,M进来,我坐大头旁边正对着门,眼看着他进来。

他抬眼看见我,目光没有回避。与燕鱼童鞋的冷涩相比,我喜欢M的眼神,温暖镇定。

 

会议完满结束。赶去机场,半夜到家。

收到CFO亲发的感谢信件,说此次改组组织严谨结果令人满意,感谢你们每个人的支持。

一切刚刚发生过的,变成越来越远的过去。

时光有种奇怪属性,它从来不在某点停留,时刻都从指缝如细沙般流走,从不驻足。

过去的留不住,只能放眼于下面将要到来的,越来越近,然后又是流走,黯淡,远去。

 

有时我想,不厌其烦写下这些细节,又怎么样呢?生命总归无聊,零星的这里那里的好感,无法深入无法驻足。

再繁琐再细心描述,就像衣服上繁复的绣花图案,都是会过去的。

发生了哪些事无关紧要,若干年后,很可能不再记得。

我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痕迹浅淡,被风吹一吹,连痕迹都不见了。

到底有什么可以铭刻永久?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