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偷得浮生半月闲-BEIJING  

2010-09-16 10:50:41|  分类: [博客]行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得浮生半月闲 - 玫瑰 - 锦衣夜行

回北京啦,本来想去上海看看衣服,回国机票订得很麻烦,一不耐烦,就把上海免掉了。
此次回去没敢通知所有人,怕把自己累死,只选择性告知一二狐朋狗友。

1。天气:
以往9月天都早晚清凉,这次回去,连小溪童鞋都说这是北京最好的时间,可是,真热啊,天天30多度,成天在美国喊冷的我到了这里天天喊热,而且夸张到买了把黄绢扇,走到哪里扇到哪里。饭馆是热的,出租是热的,等冷下来我也到了,公共车不消提更是热的,个别地铁线也热,最好的其实就是写字楼,大概因为有外国人的缘故,给降到了外国人的低温,服装大厦有空调可是空调仍然不够强,偶尔出汗。热倒不怕,主要是闷,哪里都感觉潮呼呼,且脏,空气灰蒙蒙的,时常过敏打喷嚏,还得天天洗澡,不洗就感觉不清爽。

临走时J对我温和安慰说,过两天就凉下来了。我翻白眼道,过两天我也不在这里了。

2。睡衣:
给三个男性朋友一人一套brooks brothers的睡衣,尺码不同,还辛苦带了原装海蓝色盒子,金字。
三个朋友反应不同。
给H的,因为在外地,给他寄过去,目前大概尚未收到,但事先他笑着道谢。
给J的,他打开盒子看见,张口说,咳,我睡觉根本什么都不穿你倒送我睡衣。

给C的,他先看见盒子就眉飞色舞了,打开激动万分,夸张道:丈母娘向来只送15块一件的,老婆更不会想到送昂贵睡衣,达令,还是你有心。
临走还依依不舍,指挥我,来,左边亲一下,来,右边再亲一下。
隔日C大概试穿过,发短信过来,重新发誓:这套睡衣我会永远穿下去。我哈哈笑起来,好可爱。


3。风气:
北京的男人越来越不像话了,哦,不能全说是北京男人,还有别处的。

在公车上与妹妹同坐,到某站,窗外见某中年男左右看看随后掏出裤裆里的东西就地背人解决,居然无视整个一公车的人,omg。
我张大嘴巴瞪圆眼睛回头看妹妹,她笑:你别看就是。
回头再看那人,还在那里,保持原姿势。侧着,所以木有看到丫的小叽叽,不晓得短长。
可是那男人,他事先居然还象征性地四处看是否有人看他,诺大一辆公共车离他一米远,他竟全然无视。
我叹为观止。


4。女人:
与小溪吃了两顿饭。
一次三里屯village,一次蓝色港湾。小溪比以前瘦了,拥抱时臂间空了许多,依然卷毛,卷发的确更适合她,灰色上衣粉色短裙,她笑说想起我说过女人穿裙不要高过膝盖太高否则不典雅。

北京如今时兴短裙,女人无论老幼纷纷穿裙到膝盖上一尺,卧房里的装扮搬到街上来,也没人提个醒,大家都乱穿得兴高采烈。妹妹豁达地说,既然穿得高兴就穿去吧,一个地方一个风格。


妹妹给讲了几个笑话,我们两个笑得嘎嘎嘎的:
乌鸦与猪在飞机上,乌鸦对空中小姐说:给爷上杯酒。猪听见了跟着说:给爷上杯酒。
小姐生气了,把乌鸦和猪扔到飞机外。
乌鸦对猪说:傻了吧?爷会飞。

我孝顺地陪老妈坐公车,排在第一位,车子到了,老妈上车,我低头看短信,一边慢慢往上走。
不想看守秩序的大妈一脸憎恶拿小竹竿拦住我,我不解地问:你拦我做什么?
大妈先不答,随后蔑视地用京剧唱腔问:你排队了嘛?!
我答:排了,排第一个。
她厉声质问:那你怎么没有第一个上?!
我厉声反问:我凭什么要第一个上?!
她一时无言,大约没见过不排队的有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大约一时半会没想明白我的回答到底是什么逻辑。
总之她松了手。
哎,本来我一个很温柔的人,对着如此暴力的大妈,不暴力都暴力了,可见环境毁人。

跟小溪在蓝色港湾吃台湾饭,想起阿达说过台湾卤肉饭于是点一碗,味道尚可,当然不如台湾本地的,尽管店是台湾人开的。但是里面的布袋木偶做工精良,比绢人耐看,小溪很尽心地拿我当外国人对待,给我解释中土文化,她要不解释我也不会特别注意,对她说,跟别的男人出去他们大多不解释这么多所以去了哪里有时都不知道,跟着她倒是把重要地名都记全了,好贴心。

想去看电影,但电影被人包场。
我们对着一面湖水几百扇荷叶坐了一下午,喝茶,扇扇子,挺热的,天南海北地乱聊,偷得浮生半日。
小溪还穿了粉色薄料布旗袍,高是高低是低,婀娜地踩了黑色金链高跟鞋,早知我也穿新买的荷花旗袍配一对。
可惜不常留北京,否则可以经常一起逛街淘宝,诋毁男人。

5。莫名其妙:
J的项目接近尾声,伊说运气好大约明年就可以退休,新换一辆奔驰SUV。

按理说人越有钱应当越有教养,他却变得益发跋扈了,处处颐指气使,我不愿受气也对他益发不客气。

对着他,话不投机半句多,句句别扭。

他道:嫁外国男人不好吧?
我说:挺好的呀。
他道:跟中国人才能进行深层次的交流吧。
我说:我跟中国男人也没什么可交流。
他道:你是挺怪的。
这话他以前说过,每次我都回敬,你才是怪人。这次我没回话,也不辩驳,他于是话音晾在空气里。

直到后来上了飞机我才想明白,他是想说我应该嫁给他。


他的逻辑是,不愿直接说自己好,偏要贬低外国男人想让我承认他们不好,因为别人不好,所以以前应该选择他。

我的逻辑则是,外国男人很好,如果我喜欢你,别人再好也没用,如果我不喜欢你,你再优秀也没用。

呃,爱情境界完全不同,对话好困难。


到了机场道别,我贴身过去,速度太快,他不知怎么反应,习惯性地欲伸手。

我略过他的手简单拥抱一下,他略微意外,待反应过来我已经脱身而去在两米之外挥手。

omg, 他居然恐怖到要跟我握手?!他要跟我握手?!

是我太美国化忘记了常规中国礼节?

还是他真的发自内心拿我当了陌生的有距离的,普通公务朋友?偷得浮生半月闲-BEIJING - 玫瑰 - 锦衣夜行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