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两个美女  

2009-09-29 13:45:20|  分类: [博客]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美女 - 玫瑰 - 锦衣夜行 

在美国没见过几个登样的中国女人,登样不登样,标准我定的,如果普罗大众标准比我低60分就算登样,那对不住了,赌博佬定规矩,谁写谁说了算,我的规矩起码得够80分才叫登样。同学里有一个五官很美的,只是象李嘉欣的写真一样美则美矣无灵魂,气质没跳脱出来,始终不曾给我“阿美女”的感觉。

所谓登样的意思是整体感觉,五官不必非得多靓差不多就行,身材合度,气质得体,穿衣要么添色要么至少不成障碍。大陆过来女子大多腹有文艺书或GRE,古语骗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纯粹是不懂相对论的书呆子们自己写来安慰自己的,是,气自华,拿农民当参照物当然够华,不差就是,未必就高到哪里,光有诗书还是不够的。在美国的大陆女子普遍问题常常是,坚硬有余朴实有余风情不足,少数个别的够柔软,大多数数理化得没法看,原因之一是通俗的说法,长得漂亮的不读书早嫁人去了,会读书出了国的一般不漂亮,那是平均程度,还是有漂亮的过来读书的,少归少还是有,只是我没碰见,碰见的要么气质不够要么穿衣不懂,总之没让人“阿美女”过,上次去个婚礼同学大声介绍一个女人:这个是我耶鲁同学,我们班上著名美女。我看了看,美女长得像狐狸,黑裙子外加个披肩,如此而已,与普通女生比不错是不错,级别尚不够,气派还不如我国内曾经旧同事。所以我常对熟人悄悄诽谤:在美国的中国女人没法看,象我这样的居然都成美女,这叫什么事儿?!

蛋,今天机场看见个美女,阿,美女就是美女。

那,转机芝加哥去吃午饭,坐下来就看见对桌不远一个女人,三十啷珰岁,聚精会神看电脑中,长直头发,肤色细白老远就看见,用句文艺腔说,肤色似雪,暗红色唇膏,v领米色上衣很配她肤色,耳朵上坠着两粒什么珠子,一闪一闪,打扮算简单,五官简单细巧,但就是耐看。我看了一眼,咦,这么好看,隔一会再看,的确好看,看完三眼不好意思再看了,专心吃东西打电话。一会吃完冰淇淋,发现那女子离开,看见背影,身材是好的,中等个头,穿的是米色中袖齐膝毛裙(略象小溪童鞋写真上面那条),米色高跟鞋,典雅矜贵,的确是美女。只是对着她背影我做了一下现实考虑,坐飞机时我不穿裙子只穿休闲长裤,因为怕冷,某些飞机上冷气冻死人我可不想冒感冒的险,裙子就算了,让我在机场赶机过程中穿高跟鞋或者皮鞋,嗯,这也是不会做的,我穿漂亮的平底鞋。至于哪国人?略微中国人气质,比日本女人细腻斯文,在韩国与香港之间,也许更韩国一些。

原来真是有美女的。

见此美女让我想起去年冬天见的另一美女。那天是在中国城一家糕饼店,左看右看考虑挑哪种,后面进来二女一男,二十多岁,三人齐刷刷都穿黑,感觉是大学学生,本科生继续研究生那种。三人嘀咕几句,大约在商量买什么,我无意侧头看,看见身边女孩,黑色呢大衣黑色紧身裤黑色长靴很普通的都市打扮,头发略烫过扎成马尾,没有过份的妆,难得的是肤色煞白,那种白如亦舒所说,白里泛青,是混血儿才有的白,混血女大多好看也有高低,象MAGGIE Q单看可以站一起就是不如李嘉欣。她眉眼停匀,眼睛并不特别大,嘴巴略小,但配了那种白肤色与一身黑,真正是人穿衣服,象黑砚台里落了一块羊脂玉,艳色逼人。

这个不用多猜,一看就是香港三世祖经济无忧过来讨学历当嫁妆,不过呢,这女子特别的地方是很象陈冠希的女友杨咏晴,习习。

近在眼前看人,才发现寻常巷陌的确有美女这一说。在美国这么多年,从头到尾我只亲见过这两个美女,开心之至。

听上去呢,好像一白遮百丑,可是又不仅那样。

好八,人比人气死人,身边人们太逊我一度以为自己不错了慢慢懒怠,如今看见超级美女打个激灵,准备回去打点秋装奋发图强。我常说的,不要老跟不如自己的人比满脸乐出花,往上比才能激励人天天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