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面面俱到 2007-03-06 04:01:32  

2008-01-14 23:08:31|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圣诞节的时侯,小姑子打电话过来问她哥:玫瑰今年想要什么礼物?她哥改天问我:今年想要什么?

我也不好说想要一对一克拉一只的纯钻石耳钉,这点礼貌还是有的,我只说:给我弄台意大利轧面机好了。

轧面机,在一对朋友夫妇家里见过。夫妇俩都是西安人,爱吃面食,一子一女刚在呀呀学语,为给子女攒学费,生活自然俭省,不象我们这样动辄去外面吃饭,人家两个自力更生,大多在家做,做的饭菜里,陕西人,面食居多。上次去他家,做的炒面,面条是现轧的,一个在这边把面往机子里推,另一个在另一头接着碾出来的面片。面条出了锅,味道鲜,还真是好吃。不由羡慕起来,问他们哪里来的轧面机,他们说,母亲从国内背过来的,不过这边也有卖,比如意大利面条机就可以凑合一用。

听了以后就记下了,想着没事就买一台来装备,好过没有。圣诞节果然收到小姑送的轧面机,机器是好牌子,小小巧巧。第二个星期拿了商店买的现成做PIZZA的面团,直接放机器里摆弄。面团太软,冰箱里放久了表层略干,影响了轧面的效果,奋斗一个小时,轧出来的面条沾一起,我一条一条手动撕开,撕就撕了半个小时,出锅的时侯,糊成一团,很失败,倒也没气馁,卖相不体面味道还是好的,做东西总是熟才生巧,多试验两次大约就可以很专业。可惜那次之后,尚未开始第二次,我本不是日常家庭主妇,半路出家而已,不常自己揉面团,揉也揉不好,大多直接买切面或挂面。

想我幼时,眼见婆婆母亲姑姑一个比一个手巧,一米左右宽的面片在擀杖下布料般翻飞,越擀越薄叠成一层层,拿刀刷刷刷斩为无数粗细相若的条,开水锅里撒下去,不久浮起来,配上调料洒上辣椒末就是一碗好面,这功夫,我不具备。我虽号称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厨艺颇有两把刷子,但我等现代女人,哪能与传统女人相比,多少现代女人根本不懂女红做菜压根不开窍,又要学习好又要文学艺术又要脑子不傻又要做菜好,这样全能女人哪里去找。把我这样水平与现代人或可比,矬子里拔将军,与母亲辈,不能比。母亲有次低头看自己双手,幽幽说,你婆婆手巧,我比她差远了。比起她的母亲她尚如此说,我比她,更差一截。手艺活常常是一代不如一代,久了就失传。

也怪不得我,小时候母亲并未刻意培养我家务,家里的碗不曾碰过半只,菜只是一旁看并不亲自动手,我只是一味地看书看书学习,学习好,将一切抵过。工作了,在外面吃饭居多,不是工作有人请,就是与男朋友出去吃,个别时侯一人求清净,独自下馆子,饭馆遍地都是,总有几家对我胃口,家里虽然厨具齐全,几乎没开过火。我以为这一生也就是婚后雇两个佣人打扫房间偶尔剔剔核桃仁没事到外面馆子吃吃的太太命了,一双素手袖起烟火不沾不必太经营家务,谁想到美国。

到美国,喜欢吃的东西没有卖或者离得太远,馋,怎么办?只有自己凭记忆与想象力复制。小时候父亲常做的好吃素菜大致给依样复制下来,生活好歹有序,擀面这考验真功夫的本事,却复制不来,于是只能吃现成。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虽生自寒素硬朗铁血北方骨子里却南方,爱煞江南柔媚细巧模样,但在米面之争上,却掩藏不了流动在身体里的北方血液。面的卡路里含量比米高不少,卡路里高的基本都是好吃东东,胖子就是这么诞生,面比米香也属正常。

曾经在北京时也吃面。学校食堂卖师傅现做的兰州牛肉拉面,我掠去牛肉,只要面与汤汁,已好吃过乏味的米饭炒菜,那是为花样。朝鲜冷面其实是最爱之一,和平里曾经有一家,女朋友带我去,彼时90年代,物价6块一碗冷面,冷面里泡辣白菜一片苹果与半个煮鸡蛋,铮铮凉牙,一咬一顿,味道还真是比别处好。可惜不久拆迁盖楼,那家店消失,冷面一同消失,以后吃过的都只具其表不具其里,并非是个卖面的就能满足我挑剔。四川担担面固然有名,吃起来也不差,却并非口味里最喜欢的,只能排二等,一度我去吃四川菜,先点担担面,来考察那家馆子是否过关,而相较之下川北凉面更入口,比担担面的温吞高一层。至于榨菜肉丝面等等普通名字于我不足道,那些不是为美味,那些只是面加点随便什么菜用来充饥,不值一哂。

面类里若论排名,最喜欢吃的是山西刀削面。那不该叫面条,该叫面片,小刀嗖嗖削下来,厚厚的韧韧的,下口有麦香。新街口时装摊对面,有一家店,小门脸,楼下发廊,几回几转黑漆漆楼道里上得二楼,略开阔些,七八张桌子。一碗面,小碗5块,大碗6块。我与妹妹逛街买衣服,常顺路就拐进那家,俩人固定地每次各要一小碗。蓝花陶碗里面片铺底,上面懒洋洋躺肥瘦肉块若干,香菜漂浮油星点点汤汁上,埋头进去,吃完叹口气,就一个字:香。不多要,从来不要大碗,怕吃得过饱败了以后吃的兴致。那家店我始终记着,上次回北京时,已经消失。再也没有那么好吃的刀削面了,全北京独一家。

而在美国,刀削面至今未在任何中餐馆里见过。我特意去朝鲜人店里吃他们的冷面,调料上总与曾经吃的差一些,辣得不香不透,面不够韧,咬劲不足。后在波士顿NEWBURRY街上,发现一家。日本馆子,外挂大写一个“面”字,麻雀般大小店面,几张小桌,客人不少,大多附近学生,一般国际学生吃东西地道,说明这家味道正宗。菜单简单,无非米饭配菜与几款面条,其中冷面,菜单上排15号,是最好的一款。面条是朝鲜冷面的韧,玉米淡黄色,冰块镇着,里面几色蔬菜:生豆芽,芝麻海带丝,玉米粒,熟鸡肉条,一小块姜黄芥末膏,日本式的配法,不知怎么,我却吃出和平里那家朝鲜冷面才有的快感。碗并不算大,连最后一口汤都喝完,吃完叹口气:夫复何求。每次开车路过那家,我都会对丈夫手指着店面恋恋地喃喃,冷面,冷面。文化是互通的,一碗日本凉面居然让我给吃出朝鲜冷面风骨。

再有的就是炸酱面了。对北京本土菜除苹果木烤鸭外我一向嗤之以鼻,那时身在北京却很少吃靠北京出名的炸酱面,唯一吃过一次,东单一家快餐店,店挺干净,菜单商业味道太浓,老大一海碗上来,10块。那面,我拿筷子缠来绕去地吃,只吃掉小半碗,黄酱味道不正,面的味道于是不正,黄瓜丁有腥味,那以后再未碰过,就算是碗面,功夫好的做得香,功夫不好的没法吃。后来在哥伦布市一家中国店吃过次好的,那家也卖榨菜肉丝面海鲜面,味道都平平,只炸酱面一项,一枝独秀。调料是洋葱丁笋丁肉丁,虽与正宗炸酱面略有不同,味道却接近,那里我统共吃过5次。目前最好的炸酱面吃自波士顿中国城的TAIWAN CAFÉ, 台湾人开的,小店面,日日熙熙攘攘,中国城里味道最正的一家。他们的调料又不同,绿菜豆熏豆腐丁肉沫,满满一碗,面是不粗不细的上海白面条,吃这样的面才叫不枉平生。可惜到那里不常去,近来在商店里发现有速冻版本,一式一样的做法味道,虽冷冻版本面条不如现做的香韧,但所去不多我没什么好抱怨。常一买几盒放公司冷冻箱里冻着,但凡公司食堂当天的午饭不对胃口,我就找出一盒,微波炉里6分钟,揭开盖扑鼻香。

中国面种类多,外国面也不少,新加坡星洲炒米粉是米粉不是面就不说了,越南牛肉粉仍然是米粉不在这里提,朝鲜的说过了,那说日本好了,日本的面也强。近几年来喜欢吃日本乌冬面,商店里有卖包装好的面,筷子粗细的面条煮好了,身光颈靓白白胖胖,二三十根躺在清汤里,汤是味噌汤,绿葱叶小豆腐,简单清寡,味却鲜,不容易吃腻,随个人喜欢往里加别的蔬菜。煮面用鸡汤煮,越简单的配料越显鸡汤清香。东京机场有一个速食店,卖4款面条,每次过境,总是急匆匆过去特意吃一碗乌冬,飞机上伙食不难吃 ,但缺乏地气多吃两顿就欠了精气神胃开始不爽,吃碗当地水煮的面,热汤热水热面条,人立刻回过气活泼起来。泰国面也好吃,最好的不是水煮,是炒面,泰国炒面PADTHAI, 一般我取配虾仁豆芽的,上面洒花生粒与甜酸汁,略微挤几滴柠檬,平日常吃,说是面,我猜还是米磨的粉。还有一款SATAY NOODLE, 这是真正的面,只我这里一家泰国馆子有,粗面条,辣,味重,较PADTHAI更好吃,别处吃不到。而闻名世界的意大利通心粉,香味胜在西红柿酱,并非面有多特别,面条都是烘干卖的干面棍,很好奇如果去意大利,可否吃到现轧出来的通心粉,那味道,当又怎样?

说到这里,想起我是有轧面机的,找来通心粉的面粉原料,自己轧一道也不是不能,尽管是否正宗不晓得。那轧出来的通心粉,软硬想必与我老家的饸饹类似,只是面材料不同。

老家的饸饹有专门轧制的工具,父亲转到北京时带了一个小型的,铜或铁制的模子,一尺多高,荞面或大麦面揉好团放进容器内拧好盖子,架在开水锅上,开始大力拧盖子上的杠杆,那是体力活,只听吱呀呀的面条呻吟,一根根面条不情愿地被压出,探头掉进热水,身子还未出尽,头已熟。那样压出来的面,粗细与乌冬面类似,却极强悍,咬劲十足,人爱的就是那份咬劲。父亲的小机器不知道是否当宝贝还存在家里,我们家是好久没吃过那东西了。他的机子小,不怎么得力,真正的农家做饸饹才叫气势磅礴。去父亲大伯家吃过一次,他大伯要款待我们,特意找出家伙现场轧饸饹款待贵客。那家伙,实在是家伙啊,两三米长一掌宽厚的木杠,架到敞口大锅上,大伯母往里推面团,两米外大伯父站炕上,一脚着炕台,一脚踩杠上,用的是全身的重量来轧那面,看得我说不出话来。出了锅,配的是传统猪肉汤与炖烂的土豆胡萝卜丁,汤料不说了,单面一样,已经够霸道。

说到对霸道的向往,看过一篇某人回忆父亲的文章,忘了在谁家看的,印象到今天不灭。他父亲解放前进省城读书,穷学生,真的穷,就带了几块钱,一路上干粮吃完了,忍着饿熬到省城边,快到了,心理轻松下来,路边大树下有个面店,他就进去,几毛钱一碗面,要了一碗。店主是个厚道男人,号称“刘一碗”,老婆灶下做好了面,他端出来,手里两只海碗,一般人是一碗面一碗汤,他不是,一碗里是面,另一碗还是面,他把两大碗脸对脸扣起来一合一拧,硬是折成满满一大碗,这,才是所谓的一碗面。他的父亲生是扎扎实实吃完了那一碗,心理生理双份大满足,抬起头来时几乎要流泪。我不穷,我不饿,但我读着那文章,仰慕之情似江水滔滔,有什么比在最需要的时侯怀里抱这样一缸葱花霸王面更享受的呢,可惜无缘得见,唯有靠想象拼凑传奇。

------------------

本文贴于网易论坛,网址:http://bbs.culture.163.com/bbs/sanwen/176794.html 复制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