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玉环蚀 2007-05-03  

2007-09-11 01:29:44|  分类: [网易]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环蚀 2007-05-03 - 玫瑰 - 锦衣夜行

http://bbs.culture.163.com/board/sanwen/832/185832.html  

【玉环蚀】
By: 玫瑰
On: 05/01/07




李建去公司收发室取当天报纸,一个女孩子在她前面填单子。身段十分单薄,头发细滑,一根根纷纷垂下挡住脸,看不清模样。李建个子高,看见她填写邮寄地址:咸阳市。。。上楼后问同事肖颖:哎,咱们公司新来这批大学生都有什么人?哪来的?

肖颖是个圆脸姑娘,青春活泼,公司三年了,比李建早一年,李建刚来时还对她留过些心,想是否以后有机会发展一下,虽然说一个公司一个部门吃窝边草不大好,可这是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以后去哪里都难讲,未必就绑在一个公司。后来见肖颖对他虽然热情却不逾矩一副兄弟姐妹的样子,有点明白没希望。其他同事说肖颖眼光高,有个优秀的大学男朋友,毕业后人去了大连,节假日俩人不是你飞来就是我飞去工资一大半变成了飞机票,长此以往不是法子,正商量着是他调来北京还是她赶往大连,谁也不肯让步,僵持着,僵持归僵持,肖颖也没表现出对身边适龄同事的兴趣,平常跟人打打闹闹,周末还是乖乖回父母家,并不野。

肖颖听了李建的问不由笑:想打新来学生的主意?三男两女,你机会大大的,不过肉少狼多,单身小伙子们可都虎视眈眈呢,老兄你要努力。旁边桌子的小徐闻言转过身:长得还不赖呢,咱们人事部今年挺有水准,两个女生一个从西工大招来,叫黄素玉,蛮清秀的,另一个青岛水利学院来的,陈敏,漂亮啊就怕已经有了主就怕追了也罩不住。

李建暗点点头,这就是了,黄素玉。他看见她信封上收信人是个姓黄的男人,也许是写给父母的家书,咸阳离西安不远,她家大概在咸阳。过两天在食堂里又看见那女孩子,这回远远地看见正脸了,人如其名,素白脸,眉毛细弯弯的,低着眼睑挑着盘子里的面条,静悄悄的性子。



素玉碰见查理纯属巧合。查理工作的法国公司与素玉的有色金属公司是客户关系,趁年轻人多,两公司年节组织联谊活动,素玉的部门没被邀请,倒是肖颖为了撮合李建与新来小妹,特意叫了素玉一起去。公司出了一部大巴,宴席上素玉旁边坐的就是查理,查理也有中文名字,土得叫不出口,见面时介绍的是查理,日后这也成为他的正式称呼,较全名更亲切些。

查理的妻个子娇小人却凶悍,高中毕业一早嫁给他,知道他没发达前一分一分算月支出的窘迫底细,吵起架来喋喋诉说男人当初是如何没前途今天又如何没良心,查理在她面前总觉得小,小,小,大不起来,无名的闷气压在心上,想爆发又没堂皇借口。只素玉的轻柔样子给他安慰,象八月大热天里沥青马路都晒软的天气,一头热汗站冷气机前深深吸一口,胸与肺都舒坦开来。

认识不多久查理带素玉看电影前送她一枚戒指,小纸袋包装,粉白黄三色金的V型设计,秀气精巧,不象国内设计。查理说:法国出差买回来的,看你手细,你戴正好。那是素玉有生以来第一件首饰,还是个男人送的,她喜欢得不得了,比划到无名指嫌大,套中指上尚好,虽然也略大一点点。套好后素玉竖起手背给查理看,查理笑:你喜欢就好。回去素玉问肖颖,肖颖比她见过世面,说:无名指是戴结婚戒指的,食指表示求偶,中指表示爱情,小指表示独身,你戴中指正好。至于戒指谁送的,素玉但笑不说,嘴巴咬得很紧。肖颖取笑:不用藏不用藏,原来你有秘密追求者了,哎呀,男同事们可要伤心了。素玉只是摇头:别胡说,哪有。

这枚戒指素玉一直当宝贝一样戴着,戴着它还真给素玉的小家碧玉气质添了几分矜贵。几个月后查理趁妻子公司组织北戴河郊游两天不在,带素玉回了家,大弹簧床上翻云覆雨。大学期间素玉有过一个男朋友,半推半就去了处子身后两人也没发展多久素玉就从西安到了北京,对于男女之欢曾经男朋友笨手笨脚她也不是行家,现在索性由着查理操作。素玉起身穿衣时,看到床头柜上一堆杂志中间有个长条纸盒子,盒子上搭条手链,同样的粉白黄三色金纽合的链子,与她手上的戒指同款。那刻她想明白,查理去法国买的是一套三色金首饰,手链戒指,也许还有项链,买给妻子。手链和项链是标准尺寸,单戒指号码随个人手指而定,他妻子戴不了,他拿来送了她。她爱如至宝的,不过是别的女人挑剩不要的。

素玉什么话也没说,那枚戒指日后她还是戴着,她晓得自己小地方来贫贱眼浅没见过东西,就算是别人挑剩的,她仍然当宝。只心里对查理,开始隔远了一层,她回避他亲吻她嘴唇。查理隐隐觉出哪里不对头,却又不确定,因素玉只是淡淡的,喜怒不形于色。他有时爱她的静,有时又恨她这份隔绝,象美人如花隔云端,当中又挡了淡绿带斑点的竹帘子的。

晚上公园长椅上素玉靠他心口上,静静趴着一动不动,细长手指玩着他胸前衬衣第二颗扣子,男人胸部热通通,靠近了也是笃定厚实感觉,似乎可以借机靠一生,她问自己:这感情该如何归类呢?

查理说:老李的叔叔有套两居室,准备给英国的儿子以后回来住,一时半会人回不来,我跟老李说说,不如你先住进去吧,这样咱们也不用偷偷摸摸去你宿舍。
素玉抬起头:那房租是多少?
查理说:1200块一个月,我替你出800块好不好?等以后外面赚钱再多些,老婆看得不那么严,我替你出全部。
1200块的房子在那么好的地段是找不到的。
她想搬出宿舍有一阵了,独自租不起,想找个同事合租,这下子住了他找来的房子,就真一本正经成了他的人了?
素玉低头,隔了阵子,说:也好。



搬进去的时侯俩人闹了别扭。查理想要把复制钥匙,素玉先是不肯,后又随了他。这一犹豫让查理不快,好歹出了一大半钱,难道一把钥匙都不肯给?素玉也不快,并未出全部房费,就想全盘监控我时间?我算什么,你的妾?

素玉生日在农历八月十五,老早就已告诉查理,这是素玉第一次正式与男人交往,生日看得很重。查理提前带她去挑礼物,这次肯下点本钱。柜台小姐微笑着向查理推荐,知道他是那付款的人,她并不怎么瞧素玉,似是瞧不上她,素玉赌了气,指着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蓝宝石戒指说:我喜欢这个。查理并未当场买下,只是说:我再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别的好款式。

生日那天俩人出去吃泰国饭,查理晚到了一小时,说家里脱不开身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他把礼物摆在素玉面前,盒子略大,素玉心先一沉,戒指小巧盒子不当有这么大。打开盒子,果然不是幽幽蓝宝石戒指,却是一淡绿玉镯子,微微泛着白光。素玉名字里有玉却不懂玉,看了只觉不开心,玉太土气,玉镯子是老辈人才戴的,她明明想要个时髦戒指,那个最贵的蓝宝石戒指。查理解释:戒指没有你的号码,要改号需要三天时间,怕赶不及今天,正好看见那玉镯子,正合你名字,喜欢不?

素玉不喜,只往腕上套好,给查理看看,而后褪下来,放回盒子里。
那晚回住处把镯子放一边,不去看,心里委屈无限,过一个生日,点名要了礼物居然都这么不称心。
那晚,查理在她身上忙碌时,黑暗里她侧转脸,眼泪无声涌出眼眶,她想:我这跟妓女有什么区别?

李建于是趁虚而入。素玉跟了查理有一阵日子外人虽然不晓得她在约会什么人可也看得出她姿态身份见长,不再是一年前那怯生生小家子气的女子,按理李建本也没机会,可书呆子也有出头日,李建申请的美国学校发来通知书录取了他,过两个月就要启程,在众人眼里身份立刻提高。人都说到外国老婆更不好找,好点的中国女孩子都便宜了外国男人,咱中国男人要想搞个老婆最好是国内提前订好免去后顾之忧。李建把心思给肖颖说了,肖颖也够义气,直接找素玉,问她对李建有没有意思?素玉晓得李建对她存份心,只是因为她没有鼓励而停滞不前,现在查理这里没出路,不如就冒险跟李建出国算了,好歹是往高处走。于是点了头。

李建跟素玉在一起时间也没几次,中间他回了趟家告别父母准备行装,顺便告诉他们自己有了女朋友,二老看了照片规规矩矩的素净女孩都挺满意。在一起的时侯李建老老实实并不轻举妄动,素玉想着也好,先这么君子淑女柏拉图交道保持美好印象,到了美国再亲近不迟。李建去美国后半年内办好了素玉的手续,她以正式妻子身份去陪读。一切都办好,她没对查理说,只交了最后一次房租,叫肖颖告诉查理她去美国结婚去了。肖颖已经猜出点分寸,见着查理时实话实说没有美化也没有丑化,查理整个人怔住,他没想到她恨他,就这么悄没声地不告而别,连面都不见。

肖颖眼看着一向风流玩笑的查理在她面前眼泪流了一脸,查理说:我是准备和妻子离婚的。
肖颖充满同情拍拍他的肩,心内略哂:这素玉悄没声的安静人,却如此有办法。



李建到机场接素玉,素玉见着他,想:这就是自己的丈夫了?怔一怔。隔了几个月,他和印象里的不大一样,太阳穴上几颗雀斑,离近了看,少白头,发丝里的白比以前还多了些,不过他样子粗旷,倒也有几分大丈夫气概。

当晚李建喜洋洋带她出去吃饭,看菜单素玉吓一跳,一个菜就10美金左右,她知道美国比中国贵,可没想到贵成这样,以前与查理一起都是他出钱,素玉不操心,现在花李建就是花她的钱,这才知道算计心疼,李建一个月做教授助理的1000块美金,除去房租,还能剩多少。

李建可没发觉素玉的担忧,推她面前一个蓝丝绒盒子,打开看,是条项链,细白金链子,中间一颗小粒红宝石坠子。素玉感动了,这是她的男人,就属于她一个人,晚上不用回别的女人的家,正大光明他是她的,连首饰都是专门给她一个人买的,多少女人想来美国来不了,她顺风顺水地过来做太太还有什么不知足?当下略红了脸,抬眼看李建笑:一会儿回去你给我戴上。

李建大学四年没谈过恋爱,家里经济不宽裕,供他上学已经背了一笔债,他一心学习不敢多想,省下钱放假回家买条烟给爸爸算孝敬,大学毕业后有了收入,月月给家里寄200,刚毕业的学生哪有什么钱,能追上素玉是他这辈子的造化。到美国了一下子一个月1000美金,除去给家里一些,其余能攒的都攒起来,这笔钱比当地生活水准是没法比,比以前工资可是天上地下,给素玉挑这红宝石项链,他足足挑了一个多月,隔两天就去珠宝店看,看来看去才选中那个心型的,想着这辈子,他也能为自己喜欢的女人买件首饰了,付款时当即悲喜交集。

晚上在房里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站素玉身后给她把项链环扣好,坠子悬在心口上不远,手在她肩上停驻,扳过她的脸,略显生硬吻到唇上,没敢放肆太多,倒是素玉把身子主动贴了过来。这是两年来与男人的第一个吻呢,素玉悄悄想。



李建人是好性子一切也尽着力让素玉高兴,素玉只嫌他不如查理风流,以为查理小气,李建比他更小气。他一年后才能毕业工作,他的月补助两个人生活纵是俭省也捉襟见肘,低价买来的老丰田出了次毛病,一修就用去1000多美金,素玉这才意识到美国也是居不易,哪里的日子都得靠钱撑着。她开始准备GRE考试预备申请同一所学校的统计专业,两人都有学历工作前途应当不愁。考试成绩下来还不错,靠着李建在学校的信息,统计系发下录取通知书素玉开始去上课,也就在这时,素玉发现她怀了孕。

素玉不想要这孩子,可拿掉孩子也得一笔手术费,疼不说,钱花了什么都落不着,李建家里是独子父母上了岁数盼孙子盼得眼睛疼,听说怀孕了威胁利诱恨不能立刻就抱上孙子,素玉算算日子,生孩子的月份正好赶上三个月暑假,身体倒也缓得过来。就这么着,女儿蒙蒙先出生。蒙蒙出生的时侯赶上李建临毕业,美国经济开始不景气大小公司纷纷裁员,别说中国人,美国人都不好找工作,李建的计算机专业一度出路不愁惹来乌泱泱人群半路出家改行计算机,逢到经济不好也就属计算机裁的狠,太多余的西红柿卖不出去,生生是烂在了地里。

李建也算运气好,饶是一片萧杀还是找到份工作,工资不高但也比以前要强,素玉松口气,然后发现她又怀了孕。素玉说都什么年代了我又不是你们家的生孙子机器,为林林的出生李建和素玉达成协议,不管男女就这最后一个,做了鉴定后他父母欣慰了,这次还真的是个儿子。素玉的学业给推迟了一个学期,为着林林,这时素玉怀念起查理的好来,至少他不会不负责任地让她懵懂不知连生两个孩子。林林出生后素玉不肯让李建碰她,哪怕他赌咒发誓会使用避孕措施,她只是憎恨他。

那天素玉正与李建口角,为银行不剩多少钱他还偏充面子给家里父母寄了500美金,素玉父母帮他们照看孩子,也不过就给买了身衣服,正吵着,只听见啪的一声,素玉闻声过去看。蒙蒙刚刚学会走路,瞅个空就歪歪扭扭奔到不知哪里。但见卧室抽屉半开着,粉绸帕子半截搭在抽屉边,原先包在帕子里查理送的玉镯子,被扯出来掉木地板上巧巧地跌个粉碎,素玉一时心痛冲上头,一把把蒙蒙拽一边,蒙蒙见母亲凶恶的样子,当场吓得哇地哭出声,李建过来看见,冲素玉吼:就是个镯子,砸了大不了再买个,孩子重要还是东西重要?!素玉又是心痛镯子又是气恼孩子又是受了丈夫委屈,坐地毯上拿手蒙了眼睛,眼泪淌下来。

27岁,面相尚嫩,素玉已是一子一女之母,一个大孩子带两个小孩子,读着学位,面呈苦涩。



一年后李建公司裁员赶上他,身份没身份新工作找不着,家里两个孩子嗷嗷要吃要穿要生病,一筹莫展下单身回了国在广州定下个工作,指望着素玉在美国一旦找好工作办好身份他再回去搏杀。苦命鸳鸯不是没有撑一撑熬过去日后也还有希望,谁能想到李建会在光天化日大街上被人抢了钱包追上去时吃了两刀没送到医院就咽了气。素玉一个人负担不了终于还是一咬牙带着孩子回了北京,在美国里外才三年多大多数时侯绕着孩子转,来往的也都是中国同学,素玉一口英语依旧结结巴巴,凭她的背景学历在个公司里找到份纯分析工作,算是暂时安顿下来,在送孩子回咸阳老家还是自己带之间,她还未拿定主意。

再见着查理的时侯,素玉觉得自己老了。

查理道:早知道,你当初还不如跟定了我,总好过今天。说话时略略怕羞不自信,但仍是硬着心肠把话完整说了出来,都这境地了,好歹总是要她知道,他自始至终的计较不甘心。素玉渐渐别转面孔,眼圈一点点红起来,再转回头的时侯,睫毛扑簌簌声音含了哭腔:我总得出去走一趟看看,看看有没有你以外的人,有没有更好的运气,一辈子那么长,我不过就是想看看。

查理听着心都揪起来,不由安慰:你岁数不大人又不显老,前面肯定有更好的人等着,别灰心。
连他自己也觉话语虚伪无力,素玉看着盘子里的葡萄,眉毛细细弯弯,眼睑低垂,象尊菩萨,这一刻似有金风飒飒过野,他看见她曾经的影子。

两人静坐良久,还是素玉开口说:不早了,邻居阿婆替我照看孩子,等我回去呢。
查理开车送她回家,路上素玉已回复平静,指着窗外问他新建的广场叫什么名字,打算改天带蒙蒙与林林去吃小吃,她语调轻淡得如同平常,如同查理最先见她时被她吸引迷惑的那段时光,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素玉上了楼,开门进家,陈妈妈在客厅看电视,给她说:孩子都先睡下了。
陈妈妈下了楼,素玉换上拖鞋进了浴室,关上门,哗哗哗打开洗澡器。她说要带蒙蒙林林去那广场时,查理并未如他往昔一贯的脾性那样大包大揽:要去的时侯告诉我。周遭围满绿色的浴帘,水珠子砸到绿浴垫上,洇了水汽,颜色透亮得象查理当初送给她的玉镯子,一滴滴地砸碎了砸碎了,漫天漫地都是让人头昏的绿,热水浇到头上时,素玉双手掩面跪在池子里,恶狠狠地放心哭出声来,李建死讯传来的那天她都没有哭得这么撕肝裂肺。

那边查理开车回家刚到半路,手机响起来,是肖颖不放心从家里打来,问他明天晚上能不能陪他去街上找两张新上的美国大片。
查理说:明天?行,下了班我直接去接你,要不挑完片子一起顺路去买个手链吧,你说过好几次的。

肖颖挂了电话,放宽心进了浴室,慢慢放热水,拿手试温度,嘴角不自觉含着笑。
她看了一半的书弃在客厅茶几上,天气有点闷,窗户开着,风徐徐吹进来,啪嗒翻一页啪嗒翻一页。
素玉那一章,算是翻过去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