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读书:三更有梦书当枕  

2005-10-06 04:04:03|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更有梦书当枕"
By: 玫瑰
06/30/2005


        三更有梦书当枕 - 玫瑰 - 锦衣夜行

        懒得想题目,就借用琦君的暂用好了。大家都在列书单,我也列一个罢,因我担心自己曾如刀锋般凌厉的记忆,随着中文所在地的远离已一日弱过一日,许多事不用,在大脑角落贴条封存,慢慢忘记,似乎从未存在过。

        第一份读物是人民日报,我妈带我去空军基地看老爸,老爸的两居室还是一居室里只有那报纸可读,彼时我三岁。呵呵,有些东西是天生的,许多孩子被爹妈打着逼着兀自不肯开始学字,爹妈还没想到启蒙的时候我已主动找来人民日报拿铅笔描上面的字,描的居然是新华社社论版,细节是事后我妈补充上的,我只记得我已开始学习了。

        四岁在军营里探亲时,每天我妈那数学专业的高才生用她花体阿拉伯数字在我的本子上写下三十道百位以内的加减法题而后打发我出门,算完了就可回家。我出门去几步外对面连队里找士兵们玩,他们几个人一个房间,我随身带着铅笔与本子,玩一会答一下题,答完了扔一边,轻松下来看士兵们换鞋袜洗脸,摸他们练习用的手榴弹,一次小李在下面故意藏了条一尺长的活鱼,吓得我。我认识的那几个兵常和我聊天,象保姆一样保证我不会走丢,拍拍我的头,有时嫌我挡路,把我抱床这边放一下桌子那边放一下,还有人看下我的题,跟我争论说有一道算错了,我跑回去问我妈后发现还是我算得对。他们在我记忆里是绿色或者白色的身影,绿色是军装颜色,空军似乎裤子是蓝色,天热时在院子里裸露着肩膀穿白色贴身背心,当兵的肌肉都很结实,没有他们身材难看的印象,我还记得,他们的内裤是统一的黄绿色的,肥肥大大。

        我妈给我的启蒙读物起初都简单,有一本看图识字,大男孩的图下面写着哥哥,还有拼音,小女孩下面写妹妹与拼音,我嫌枯燥简单很不耐烦,只吵着也要妹妹图片上怀里抱的那种标准长相的洋娃娃,我妈不肯买,说我已经有四个不可以再买了,我很生气,院子里有人把干叶子聚一堆烧,我拿了家里的旧洋娃娃扔到火里,我妈看见更气,怕纵坏我并没有给买新的,斗争没成功我很失望。

        五岁我上学了,因为院子里的孩子都比我年长,他们上学去我无人可玩,十分孤单,於是跑去老妈面前申请也要上学。小学就在大院对面,规定小孩7岁才可上学,我妈想离这么近的关系单位,也许可以通融,於是带我去了学校。

        老师们把校长找来了,校长很瘦戴副眼镜,伸出五个手指问是几,我答得很快,他问左手五加右手三是几,切,我早两年都会算百位加减,十位内算什么。大概回答很让校长满意,他破例同意我提前入学,我妈很得意,乐呵呵带我回家。9月份开学前她买了一个新的笔盒子,几个本子,还有我指名要的一个绿色的小帆布书包,看上去象军人背的那种,於是我上学了。

        我妈出门去女朋友们家里玩时也带我去,到别人家里,我看见床边有小人书就抱起来看,一声不坑,我妈很放心地在一边跟女朋友们讨论摘回来的玉米是烤了好吃还是煮了好吃。那时候我看过小人书"李自成",还有"陈玉成",太平天国的大将,记得陈玉成很帅很英俊,跟将领开会怎么破敌时,一拳头把桌上的西瓜砸破大家分吃,我以后轻轻试过一次,手疼,觉得要砸破一个西瓜是不容易的,更倾慕了。可是那是别人家的书,经常看不完就被我妈带回家了,下次去不记得上次读到哪里,非常不顺畅。

        我妈一日带我散步路过新华书店,我期期艾艾地问她:妈,你给我买本书吧?她很大方:哪本?我指着一本花花绿绿的书,她翻了翻没有不良内容就买下来了,8分钱。那是我拥有的第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名字叫"乌鸦与麻雀",是本讽刺江青与三个跟班的卡通版本政治诗歌故事,个别太难的词后面附有拼音,江青是乌鸦造型,王张姚是跟班的小麻雀。

        那本书,精致有趣,卡通形像设计得极可爱,方方的一本彩色我爱不释手,每日玩到哪里抱到哪里,追着妈妈同事大兰的男朋友,问他这页上的乌鸦诽谤与造谣的"诽谤"怎么读啊?什么意思?大兰的男朋友文化程度不高,每次给的答案都不确定,我每翻一遍书都要现去问他,上次你说怎么读来着?后来书读得卷了边,就拿剪刀把乌鸦与麻雀从书页里剪下来贴墙上,那本书的阅读正式结束。

        7岁的时候在咸阳,那时常翻的是本儿童杂志似乎叫中国儿童,封面设计很有趣的,每期最后一页最好玩,有些问题答案吃到今天还有用,比如有道题,小明的妈妈有三个孩子,老大叫一明,老二叫二明,老三叫什么?我是最恨猜谜的,往往直接看答案然后背下来,比如这道题的答案,老三自然不叫三明,叫小明嘛。小学五年级代表学校参加北京海淀区智力竞赛居然也考类似那么道题,笑死我了。

        还有一期有首关于孙悟空的歌谣,我看后喜欢那逻辑巧妙与音韵铿锵,一遍一遍费心给死背了下来,大约那记忆方式十分科学,今天还记得呢。

唐僧骑马咚那个咚,
后面跟着个孙悟空。
孙悟空,跑得快,
后面跟着个猪八戒。
猪八戒,鼻子长,
后面跟着个沙和尚。
沙和尚,挑着萝,
后面跟着个老妖婆。
老妖婆,心最毒,
骗过唐僧和老猪。
唐僧老猪真糊涂,
是人是妖分不出。
分不出,上了当,
多亏孙悟空眼睛亮。
眼睛亮,冒金光,
高高举起金箍棒。
金箍棒,有力量,
妖魔鬼怪消灭光,消灭光!

        每次背到最后一个消灭光的时候我就很兴奋,人跳起来,把穿桔色塑料凉鞋的小脚往地上狠狠地一跺,消灭光!凉鞋上的菊花跟着颤几下。那是我年幼时候最欣赏的一篇歌谣。我爱的,至今还可一字不差将它复述出来,随着时光流逝地点迁徙我并未失去它,心下甚慰。

        8岁已经在北京,老爸为新家设计了一套带古典曲线边的家具,有了书柜,摆上了他那些可以充门面的历年藏书,我没事的时候就拿一本出来读,也没人干涉。老爸有成套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四大名著唯独没有西游记,所以西游记我至今没读过,关于孙悟空的知识来自其他小人书与电影与杂志,没来自吴承恩,所以关于西游我的知识并不扎实,知道许多许多故事,但前后的逻辑并不通顺,内容并不完整。

        还有浩然的"金光大道""艳阳天",姚雪垠的"李自成",其他鲁迅全集是米白色书皮,为日后应付考试我在10岁暑假通通读完,有些喜欢有些不喜欢,始终没有搞懂过鲁迅写那首"爱人赠我玫瑰花;回她什么:赤练蛇"的打油诗动机,似讽刺当时的鸳鸯蝴蝶派,那首诗我很厌恶,认为他没有压韵,胡写,并且写得不美好。

        "李自成"是本好书,看他布局打仗借粮草,一度很喜欢这人,但后来看到李自成为政治利益强逼慧梅嫁给不爱的人最后自杀后,我大哭一场,从此讨厌李自成。老爸的书柜真是有许多宝,三言两拍只缺一本,聊斋志异是文言文版本还有注解,看到一节书生把手伸女方怀里"以探鸡头之肉"来确定她是否真人一节,我笑得叽叽咕咕深觉香艳刺激,黄色情节啊。那本书现在在我美国家的书柜里,重新回头读,认为蒲松龄的文字功夫是很厉害的,不知为什么中学语文不多选几篇他的好文章。

        还有本残缺不全的"第三帝国覆灭记",关于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暴行,象是什么团体私下印刷的结果,用线订起来。里面的许多暴力细节我琢磨过,害怕又刺激,今天还记得一些,比如某将军太太喜欢收集人皮,家里的落地灯罩就是犹太人的人皮做的,还有那些人如何拿俄国战俘以及犹太人做冷冻试验,多少分钟冻在雪地里,皮肉多长时间脱落,最怪异的是给一组男人冷冻后,用女囚犯裸体给他们取暖,个别人活过来,好玩的是,那几对男女囚犯居然做爱。感叹是,人的生命力真强啊,那样生死情境下,还有兴趣做爱。看上去是本比较老的书,不认为市面上认真卖过。

        在许多书后面还有本小册子,书页都黄了,我很怀疑是老爸从爷爷的书柜里偷出来的,因为据说爷爷家的书抄家关牛棚的时候都收光了。那本书,是解放初期共产党反国民党残留间谍的实录,公安局的隐秘记录,很有些象近来播过的电视剧"梅花档案",因为是真事,看得一惊一乍,我喜欢死了,一向喜欢旧的,历史的,真实的事情,有种不加修饰的残忍与美。沿袭到今天,我爱看电视上的杀人尸检追溯整起案件,血色之下看到赤裸裸人性,很长见识。

        去好朋友家,她家书很少,只她爸爸一本三侠五义,没的挑只好抱着读,老厚一本也看完了,先喜欢里面的白玉堂,白衣飘飘身轻如燕少年英俊还多机巧,到后来小白失手被人杀,只余一副肋骨,我大哭,把书前后翻几遍,想看是否是假死也没找到线索,认定他是真死后又哭,那么漂亮的人物如何可以死呢。书的后半部我没了心仪的小白,很闷,慢慢移情御猫展昭,但是小展太正统不够浪漫,女人爱的总是坏男人,书看完我还是决定以白玉堂为心中最爱,无人可代替。现在你问我所有书里最喜欢的男主人公是谁,不是白瑞德,而是白玉堂。他是我的初恋。

        那时候学校让订"少年报",3分一期,两毛七一个学期还是什么的,我就订,那报纸还不错,每期都有一个漫画栏,题目叫"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两幅漫画互相对比,资本主义的老板把牛奶往海里倒。我困惑了许多年,不明白为什么要往海里倒,送给别人不行吗?直到大学学供求规律才明白一些些,原来倒海里是个好法子。

        同期还订燕七任编辑的"少年文艺",有期讲一个印度的穷女孩子去替老爷的高贵女儿生日点烟花,被烧伤,还有期讲个外国间谍案,女主角被人用蛇所杀,提到埃及女王克娄巴特拉自杀用的那两条蛇。彼时我非无知儿童,自觉满腹经纶,家里订有"知识"这种大人杂志,里面关于埃及女王克莉奥佩特拉有更详尽的解释,我考虑后认为它更权威。於是写信给"少年文艺"编辑部,指责他们把埃及女王的名字给翻译错,不该是克娄巴特拉,应该是更准确的克莉奥佩特拉。少年文艺没有搭理,让我很失望。

        后来看了"少年文艺"刊登的一首"冰凌花"诗歌,认为我也能写,就发过去一首,没回音,我更是失望,不再喜欢那杂志,转目"中国少年",读了皮皮鲁与鲁鲁西的故事。

        最好的杂志还是我妈订的"知识",她不怎么读,都被我读了。里面有考据"金瓶梅"作者的文章,11岁,我第一次读"金瓶梅"的缩写故事,费心思记下金瓶梅三字所代表的人名,还有八大山人的画,有很多复杂谜语,卷帘格什么的相当高深,那个"刘邦闻之喜刘备闻之哭,打一字:翠"的谜面我很喜欢,一首关于撑船竹竿的谜语词我也喜,前两年写文章还用过里面的半句,"休提起,提起来珠泪洒江河",我以为看我文章的人自应知道出处,今天想,估计没什么人知。

        最迷的是连载关于玛雅人从哪里来,最后去海底建金字塔,怀疑他们来自外星。小学五年级我去院里邻居家玩,吃他们的晚饭,然后给同学五十多岁的农村妈妈开讲玛雅人的故事,一家人坐一边听,我最后深沉地叹口气:"至於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有三种考据。"一副大人的表情。

        每学期评三好我都榜上有名,发的奖品一般是几把铅笔外加一两本书,有本"千奇百怪的鱼"我很喜欢,科普性的,介绍世界上各种鱼,知道有种鱼叫"斗鱼",鱼缸里放面镜子,他会对自己的影像攻击个不停。同时读了同学家的"绿野仙踪",外国的奥淄国,不是中国的那本情色。而我最爱的童话书,是"格林童话选",里面的小矮人,鹅,与宫廷诈谋很对我口味,与"魔戒"的巫法完全一个路数,看毕倾心。

        父母工作的单位每逢六一,会给孩子发小人书,一个孩子六本,我们家每次十二本,有本波斯童话的书很好看,坐飞毯来来去去。四年级拿了三好后爸爸问要什么奖品,我想了想,要了本红楼梦。那一套小人书几十本,一本三毛六,三毛六可以买三个大果仁面包很值钱的,所以我只小心地向爸爸要求买一本,没敢要求买全套。那本的工笔画法非常细致,戴敦邦版本的红楼太老态,我买的那本宝玉黛玉眉清目秀裙服美观,俩人在里面怄气斗嘴,我抱着临摹工笔人物,画了好几年。

        读书最疯狂的时候应当是小学,以后逐年递减。

        初一语文老师是北师大刚毕业的大学生,深度近视,瘦瘦高高一脸青春痘,很有些文才,在我用好几个晚上时间抄了所有红楼诗词包括薛蟠的蚊子歌当文学笔记交上去时,他评语是不鼓励我读红楼,认为我太小不会理解红楼的好处反而会学歪。我未受鼓励很失望,便把那书放一边,转读西方文学去了。

        西方文学一般是我妈从图书馆借来的,那时读"呼啸山庄",嘉瑟琳鬼魂与希思克利夫在窗口相见,只觉那是最动人的爱情故事,胜过"简爱",读到"蝴蝶梦"的时候老爸出面干涉我妈,说小小年纪给她读这些会诱发早恋的,我妈没听他的。老爸居然怕我早恋,4岁我就已深深暗恋农村抱我爬十几里山路的漂亮男老师,初中再管已经太迟。

        初二同桌小赵的爸爸是民族学院的教授,有机会借更多的书,每星期小赵带给我一批"外国文学"杂志,里面有许多文章影响我一生待人处世。其中一篇文章,一个女贵族选了外地来的一个男人做丈夫,甚相爱,结果怀孕期间丈夫与人私通,被她发现后她不再与他说一个字,继续生活当他为透明,无论他怎么求她都心意不回转直至忧郁死去,丈夫痛悔一生。

        那文章给我的震撼无以名之,原来你恨一个人,竟可以这样决绝地惩罚他,永不回头。这种悲剧效果让我倾慕不已,长大后与男人分手,分得干脆利落,一剑斩情丝决不婆妈拿得起放得下,后悔抱怨的反而是那些男人。那篇文章受益终生,呵,想起来总还是要乐。

        初中时因离家就读四十分钟车程的重点中学,家里给零花钱比较宽松,於是常买杂志,看许多"十月""花城",我妈看完"花园街五号"觉得好,我跟着读一遍,以后拍成电影,方舒演女主角,老牌电影明星庞学勤演她的忘年情人,小说很让我感动,电影不曾。那时我看过的许多小说相当优秀,日后几多年都被陆续拍成电影,程乃姗的丁香别墅,铁凝的街上流行红裙子,黑骏马,棋王,许多许多,看过小说的好处后,电影拍得总是不及小说有魅力。

        初二运动会在本杂志上看到第一篇琼瑶小说,名字叫"风铃",极美的爱情故事,死死记下了作者名字,惊为天人。不久琼瑶大批量涌进,我十分得意,觉得自己有伯乐眼光。中午在学校里与同学抱一个小收音机,听连载广播琼瑶的"烟雨蒙蒙",即后来拍成电视剧大呼小叫的少男少女版本"情深深雨蒙蒙",那是琼瑶最不娘娘腔涉及世情比较深的一本小说,我始终喜欢,电视剧我未看,大陆拍台湾片总有种冒充出来的劣质豪华,不喜欢那种不自然。书桓与依萍吵架报复她,她在雨里跑出去晃荡许久而他跟随她身后时,我的心都痛得绞起来,而结尾,我总盼望最后何书桓可以回来找依萍。小说,小说的文字始终好过电影与电视的画面。

        家里柜子里的书读完后我妈开始买新书,比较时髦一些的,比如"末代皇后与皇妃",婉容长得意外地很美很现代,象山口百惠,我的同情心自然偏向美的一边,文绣因丑胖而不得我太多同情。看完后对清朝宫廷感了兴趣,去读"瀛台泣血录",关于光绪,没读完。再后来决意搞明白清朝人的事情,最简单的无非读清史,看皇太极怎么派爱妃去色诱洪承畴投降,读得很开心,连下去自然是挑着感兴趣的朝代去读明史唐史元史宋史,分界清楚的喜欢读,太乱的朝代不爱,西汉读得明白,刘邦建国时穷得找不到同色的四匹马,东汉闹来闹去才统一就读不明白。

        而后读到"台港文学选刊",认识到与大陆当时所有文字的郁闷与沉重相比,这类文字更让我感觉到轻松愉快,有我喜欢的某种纯文化气,转身订了这本杂志,一读许多年。白先勇等人的文字是先在这里读,日后几年才正式买书,而亦舒当时没太多人知道,我读别人写她的文章,倪匡说她脾气大吵架时撕破前夫衬衣,我深觉兴趣。廖辉英在上面有过好几篇小说,总是女人心缠缠绵绵,跟有妇之夫恋爱得委委屈屈,非常不喜欢她。以后买了几本她的书,老一套的女人经,我很不以为然,觉得做女人做得那么惨完全是自身原因,放弃她不再读她的文章,认为于我一生没用处。至今看网上文章,不喜那些女人肝肠寸断被不断辜负哭哭啼啼的,纵文笔美伦美奂。

        一度我决心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决定做个上进的人,主动向老妈要求,连她都意外:你真要读?我坚决地点头。后来她回来说单位图书室没有那本书,才未读成,以后大了再没有那兴致。俄国的书总体我都不喜欢,托尔斯泰的常常读不完,战争与和平宁愿看电视剧不愿看书,唯一认真读完的只有"静静的顿河",女主人公是个歪脖,这农村的俄国非我所能欣赏,顿河并未给我足够美感,我只是耐着性子读完那三本,松口气。俄国能给我感动的不在它的小说们,在它的诗人与它的那些帝王,我读彼得大帝传记,叶卡特琳娜,看他们杀来杀去,感觉西伯利亚的寒流冲击过来,而我脖子上围着他们常围的貂皮,苍凉中有豪华。

        "名人传记"是我心目中数一数二的杂志,文学性极高,包括传记与文学批评。徐志摩的许多诗是在那里读的,还有林徽音的别丢掉那一把过往的热情,叶赛宁的自杀原因与诗歌,拜伦的假使我又见你,隔了悠长的岁月,我如何致候,以沉默以眼泪,雨果,普希金,歌德,莎士比亚,希腊神话,甚至恶之花的来龙去脉,丁玲的莎菲女士日记,一系列古今中外蜂拥而来,层次极高,收益巨大。

        到了初三要中考,分数足够才可以继续上本校重点高中,只好放下闲书攻课本,读的书比较少,印象深的是凌力的"星星草",关于同治年捻军起义。好朋友小红说作者是她爸爸的同事,送他这本书,我就借过来读,同女主人公一样深深爱上里面的捻军领袖张宗舆,每次他出场就兴奋,想像着他们捻军留长发的模样,为他们最后的失败感伤。找来小人书,里面小张的造型很帅,我又爱上他一次。

        初三毕业假期在小红叔叔的书柜里看见"十日谈",借过来看,除了修女偷情就是教士偷情,裤子来不及穿当帽子顶头顶上地狼狈,看着闷,千篇一律,很纳闷这么简单的书居然是禁书。同段读了卢梭的"忏悔录",列他那些性史,也是后来读着闷得发慌,不以为好。

        高中终於上了,上语文课老师问一句诗的出处,我给他背诗经,满堂学生象听天文,我也纳罕居然没人读过诗经,记得当天的日记里写:我十四岁读诗经,他们居然没读过?

        而高一狂迷的是琼瑶,她的书大量出现。我一边上课偷偷读心有千千结,几度夕阳红,一边在家看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梁羽生的武侠太写实,不够玄幻,有了金庸后便不再看梁。而琼瑶,一年内买呀借的几乎读遍她所有作品,高一,做着恋爱的梦,脆弱迷蒙得象她的女主角,爱着男同桌,千方百计要与他坐一起,仇恨他与之亲热的所有女同学,拿她们做情场假想敌,内心世界忙碌。

        高二分了文理科班,与另外男生纠缠,跟他与哥们一起搞诗社冒充文学青年,开始狂攻哲学书,尼采萨特黑格尔那群人,摘抄所有好的诗歌,为了这个目的,向同学大量借父母单位图书馆的各种诗集,对莱蒙托夫的好感超过普希金,莎士比亚与白郎宁夫人的十四行诗,那些书加起来,有我身高那么高,五六十本,一篇一篇地过滤,看到中意喜欢的抄到一个本子上,除了外国还有中国,北岛顾城舒婷,余光中席慕容,一批一批,简直象文化大清洗。那些诗后来配了我画的插图,送给一个心仪男生,那人并不通诗歌文学,有如牛嚼牡丹,识别不出好来。也罢,唯一的好处是逼我读了无数平素永不可能去读的诗。

        高中虽然被选进北京的小作家协会,只是参加活动玩,老师们说那叫体验生活,与莫言什么的作家见面,问问题的兴趣我都不大高,他写得出来我未必写得出来,一篇文章没写,指导老师只是简明地说:回去多读书,多体验生活。

        高三,要高考,嘎然而止,只攻课本其他书不再碰,甚至女同学跟我说:最近看三毛的书,笑死我了。我也不去看三毛,只专心背书。上大学后轻松下来,才找了三毛看,毕业后买了全集。

大学时看的书反而少了,心思放到别处去。那时手头钱比较宽松,买书喜欢买全集,古龙看过即可并无收藏价值,金庸的没买,因为许多已读过没兴趣再读,只买了套韦小宝取乐,王朔的全集是咬牙买的,50多块一套,同时我在搜罗亦舒的书,慢慢搜了几十本,至今看了将近两百本了,关于她的文章,我是地道专家,却始终没有静下心来写关于她的评论,以前有编辑约稿我也推掉,太了解时,反而不知应当怎样写,现今,我早已不看亦舒,我的生活方式已超越她。而阿嘉莎的小说,当时有套30本我买到29本,20天内全部看完,看完放眼四顾,有亲手设计谋杀案的欲望。

高一时描兰亭序的书法贴,大一有次路过一帮男同学,我乐呵呵说句“群贤毕至”,以为别人都听得懂我的赞美之辞,见他们面无表情地茫然,我十分纳闷:难道没人背过这句?很多句子,我总以为人人知道,后来才发现,人们并不知道。发现那点后错愕的反是我。

有次上课同学在旁边看书笑得要歪倒,问他看什么,告曰“围城”,他不放手不肯给我看。隔两年我才在外面买到,果然少见的好书,而“围城续”也买了,如“飘”的续集“斯嘉丽”一样,是狗尾,不难看,却无法撼动人。大学期间坐图书馆里,看一些杂书,如何调鸡尾酒如何辨别酒品的好坏,与文学关联不大。

大学毕业后买了许多书,不象我一个高中同学,他买无数的书,盖上名字印戳后便放书柜里,并不一定去读,我买的书,买完立刻读,喜欢的翻来覆去读若干年,几乎可以背诵。

英文书也买不少,印象最深的是大一时读“教父”,一天不吃不喝给读完,唯一一本没有爱情还能吸引我读完的经典。英语看多了,不再读译本。译本有种虚伪,我无法信任,不相信它翻译出了原作的精髓,很多时往往是译者本人的再创造,原文的美丽往往消失在翻译中,lost in translation。所以我宁可找来原作自己读,体会中文不能译出的文字美感。

与男朋友第一次见面时,他问:你读过很多书吧?我点头:很多。心下有些意外,想难道这也听得出的?他有全版金瓶梅,海关没收的战利品,借给我读,我耐心地看完两本,觉得闷,尽管他一再鼓励后面更好看,我看不下去还给了他。以后再读,还是次次看不完,看一阵就放弃。什么书对什么人的胃口,也分类。

现在很少读书,零敲碎打看一眼,难以完整地坐下,立即看完全本。中文书除了资料书我已不再读,玉观音看到一半直接跳结尾,市面上出版的小说通通不能提起我的购买欲望,我转向彻底的英文阅读,随意挑本书买下,再俗也没关系,看作者的用词。

前天用两星期时间读完了热映的Mr.&Mrs. Smith,书写得很俏,容易看下去,喜剧。而下一部书,也许去读走出非洲,电影那么好,书似乎得过普利策,可以一读。

多久能读完,不知道,看兴致与时间安排。

随年岁渐长,读书的兴趣递减,而看得上眼的好书,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读书要趁早,这是我最大的感慨。

如果我有孩子,我会让他三岁起开始学字读书,买许多许多书给他看,让他在学生期尽可能读完所有大部头。

可是又一想,喜不喜欢读,实在是天生的兴趣,强逼不来。

不由为难,想着有了小孩子实在是麻烦,左不是右不是,不提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