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此去经年  

2005-10-06 04:30:29|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去经年"
By: 玫瑰
08/26/2005


        此去经年 - 玫瑰 - 锦衣夜行

【小学一年级】
        这个小学是在延安附近的县城上的,"城关小学",这四字给我如许多亲切感,象刀子刻进树干里,多少年后回头看,树高了叶茂了,刻痕仍在。

        我上学早,5岁就进学校了,是校长破的例,以前规定严,一般孩子7岁才允许上学。因为岁数较别人小,老师们对我很照顾,班主任安老师是年轻老师,把我安排到第一排坐。同桌是个乡下孩子,看上去老实,可是有次我俩吵架,我生气,上课起立后不坐下,站着对他怒目而视,要老师出面来劝架。事后安老师对另一同事说:看她小怕人家欺负给她安排个老实男同学,结果她倒欺负人家。

        数学老师教我们认一到二十,要求用玉米杆剪短了串成一串,方便数来数去帮学生记忆,以后也用那个做加减法训练。算数算个几百对我不是问题,但是回家找玉米杆这道具让我很为难。一串玉米杆难倒英雄汉,农民家里容易找,我们家没有,我妈还问,用红枣串起来行不行?我直摇头,别人都是玉米杆,我怎么可以用红枣呢?最后借用同桌的蒙混过去。

【乡下一年级】
        一年级没上完,换到乡下随姥姥姥爷去住。村里的学校很简陋,操场上一棵老槐树吊个铁片,上课了有人撞那铁皮铛铛发金属声。两间大窑洞,一年级与二年级与四年级在一个教室上课,老师给一年级的教一会儿,安排了课堂作业,转头给四年级教,互相不受影响。老师因我来自城里对我很照顾,我抄同学作业,老师认为是那同学抄我的,让我很不好意思。以后再也不抄作业了,自己写。班长是个伶俐的小瘦子,对付淘气同学简直象黑社会老大。有些男生不听话,上课趁老师不在喧哗,他从后排课桌爬到前排课桌,站桌子上恶狠狠对那几个男生的后脑勺各踢一脚,我一边看着都觉疼,也许农村孩子结实,被踢的也不见变傻。

        体育课在操场上玩游戏,只有我穿裙子,村里孩子不穿,操场坚硬泥土地上,太阳把影子拉得细长。班长带着当地口音对我大喊:我看你是城里孩儿,让着你。他样子凶,人却好。我去他家里做作业,院子里雀鸣花开,母鸡们咕咕咕地吃米,他追着母鸡捡鸡蛋,有一只正在生蛋受了惊在院内尖叫乱飞,班长在后面追,鸡在前面跑,屁股后面挂半只未生出来的破鸡蛋,蛋黄往外流。

【城里一年级】
        乡下上了一个多学期,又被我妈接回城里。我妈跟我商量:你转来转去底子不扎实,虽然都拿了三好奖状,但上二年级也许会吃力,上一年级重新打底子,对你将来有好处。我考虑了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点头同意了,於是重新上一年级。功课还是老一套,我算是老生,年底仍然拿三好奖状,但上课并不起劲。

        语文李老师对我很好,有次课堂作业课,她盯学生不能出去,给我二两粮票两毛钱,让我替她去校旁边买几个熟馒头,我乍受恩宠得意得简直象御赐出宫的小太监,在其他同学羡慕的眼神里出了教室。结果到了卖粮食的小店,摊开手,发现粮票不见了,左右找不见,极烦恼。没法子,家就在街对面大院,我回家找我妈,她在上班,我向她要二两粮票。她问做什么,不得已,跟她说给老师买馒头,把人家粮票丢了,给我二两,我得赶紧去买馒头。我妈带我回教室,找到李老师,很和气地解释,如何交涉的我不知道,只知道李老师有些不安,不断道歉。以后她再也没找我买过馒头,我内心嫌老妈多事,小题大作,坏了我前途。

【小学二年级】
        二年级已经在咸阳,单位的子弟小学。咸阳是个大城市,水果丰富,学生比延安小城的见过更多世面。大家在家讲陕西话,在学校讲普通话。我插班进去,要学着适应新环境,赶上期末考试,数学100分,语文因为救命的救字少写一点得了99分。公布成绩时,全班40人,得双百的就有7个,让当惯尖子的我十分气馁。我妈还安慰,教材不一样,你刚去能考这样不错了。我仍然有挫败感。尤其学生们对我虽友善,但上课间操,每个人都有固定排队位置,我个子最矮,理应站第一个,原先站第一个的不让位,常常害得我夹在两队之间,非常难堪。老师有时看到,强令那同学退后,看不到时,我仍然是没位置,随时间推移问题才慢慢解决。

        我不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常常拖几个月不完成假期作业,老师姓什么也记不起了。那时纸张短缺,学生用的本子都是粗草纸,草叶杂质都看得见,一支铅笔写不了几行就磨秃了。印象里最幸福的是有次去一个姓闫的男同学家里,他爸爸是个局长,早春天气周日正午,我去了棉袄换上薄毛衣,外面套件粉色细条绒上衣,我爸爸以前在天津大商场给我买的,胸前有粉色与蓝色绒线花,周身轻飘,自觉是窈窕淑女,阳光一道道洒在闫家棕红白杨木地板上,我将手插衣兜里,矜持地叫他妈妈"阿姨",舒畅地想着有朝一日她有可能就是我婆婆呢,今天碰巧穿了最好的行头,一定给了她好印象。

【第二个小学二年级】
        应当升三年级了,但是搬家搬到北京,我又得适应新环境,我的童年,是在咣铛铛的火车声里度过,各个城市间来去,待在北京安稳下来,竟怀念起曾经的游历生涯与火车上颠来荡去的日子。我妈又跟我谈话了,她说:时间赶不对,陕西的学期安排和北京不一样,你可以赶一赶上三年级,那样也许会吃力,也可以上二年级,把以前漏掉的学扎实,为以后打好基础。我考虑了下,再次认为她说的有道理,於是去上二年级。

        尽管北京是比咸阳更大的城市,但对於这个北京郊区小学校的学生来讲,我的一切都新鲜,象外星人。我妈将我打扮得十分齐整,马尾巴上扎大朵粉色薄纱蝴蝶结,班里只有爷爷是高干的鸿这样打扮,她扎的是蓝色,很羡慕我的粉色,我压了她一度居首的风头,以后她成我好朋友,尽管不断嫉妒我。我的卷笔刀是鸭子橡皮是两毛七一块的白色香橡皮上面有卡通画,别人的都是最便宜的大路货。异乡风情给我挣得上宾待遇,去操场开会每个同学提着自己的凳子,有男同学杰主动过来替我提,大概很少做这种事,他红着脸。到了操场,大家举臂行礼唱少先队队歌,老师问我是不是少先队员,我不知她在讲什么只点头称是,老师於是说,那明天记得戴红领巾。於是回家我与妈说老师让戴红领巾,妈带我去商店买了一条布的,可笑我其实从来没有入过队。

        要适应新的功课,虽然我启蒙早,加减法几百几千都不算什么,然而北京的二年级已经在教乘除法,老师以为我已学过。我回家跟妈商量,老师以为我是好学生呢,可是我都不会。妈说不着急,我教你。她用一个周末的时间给我讲乘除规律,直教到三位数乘除,可怜别的同学刚刚开始学两位数。星期一到学校我不再困惑,所向披靡。字典也是同样,在陕西没有学到字典,这里老师仍然认为我已经不必教。又是我妈救了我,她带我去新华书店买本小字典,自己研究一遍,而后找周末教我如何使用,周一到学校时我再次成为这方面专家,王老师喜欢得不得了。有次叫我到前面,抱我在怀里问:学校卖白球鞋,3块一双,你让你们家给买一双吧。她有口气,我竭力避开,回家问我妈,我妈说不需要,不买。虽然没买,同学们却记得,好朋友晓英玩的时候对我说:王老师那么喜欢你,她抱你在怀里说话呢,对她女儿都没那么亲过。

【小学三年级】
        三年级重新分了班,曾经按年龄月份分出的老二年级与小二年级合并变成三年级,学生又是新面孔,二年级时最喜欢的吕家小生转到山西跟随父母去了,让我怅惘一阵。有个女生叫艳红的极漂亮,比我还漂亮,与她一起我被逼去发展个性,大学毕业后在街上见过她,依然是标致淑女,身畔男朋友高大英俊,只不知她事业发展如何。还有的女生看上去更聪明,总之,我在二年级小班独一无二的优势遭受打击。

        班主任是赵老师,山后农村来的,有知她底细的学生叫她外号"塔驴",形容其土,她刚生完孩子,夏天上课,常见她衬衣胸前两片奶渍。她不喜欢我,计较我一切小毛病。回答问题我说"没",那是我陕西的习惯,她当众纠正:要说"没有"。我用母亲的有机玻璃蓝发夹夹头发,课下她当其他同学面对我说,太老气了。而艳红改天也夹了类似的发夹,她看见什么也没说。我心内悲愤,格外用功学习,可是学习只是在中上徘徊。数学考试我明明算对了题,赵老师偏说我格式不对少写X算对了也不行,仍然扣分。我找她理论,她坚持她的看法。小学三年级,是我学习生涯中最悲哀的一年,只因老师处处为难,打击我信心,我觉得自己变成丑小鸭。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讨厌我,到小学毕业后与另一老师说话,那老师跟我说,你们赵老师说你"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可惜她妈是农民户口"。一般子女随母亲户口,如果母亲是农民,那么子女也是农民身份。我听毕才知我种种坎坷遭遇只因赵老师错以为我妈是农民,她自家出身农民却瞧不起农民,瞧不起我身份不高居然还一副小姐模样,跟王夫人特意虐待晴雯一个道理。太他妈的势利眼欺负人了,几年后我与我妈在一起逛街,碰见赵老师,仍然一副粗恶样子,我攥紧我那大方得体姿态强过她百倍的母亲的胳膊,从老师身边走过,未与她招呼。

【小学四年级】
        四年级再次分班,原来老班那部分学生将来只需上五年小学,我们小班这部分需上六年。班主任是邓老师,后来上高中时才发现,她是我私人水墨画老师的表姐。邓老师四十多岁,面孔黑,对我很好,别的同学上课需手背后,防止玩手做小动作,独我偏要把手放前面,不为玩,只为那份自由,她也不说什么。有同学举报,她袒护我:人家学习好,也不贪玩。因为老师的喜欢,我的学习成绩扶摇直上稳居第一,一个半小时的数学考试,我40分钟就答完,出了教室坐外面晒太阳,第二天问成绩,100分。

        这一年我妈给我买了超短连衣裙,自香港带回镀金珍珠坠的鸡心项链,给我戴电子手表,打扮出众令信心大增,学习成绩又好,整个人自三年级灰突突阴影走出,重新璀灿发光。假期被学校选去参加市里夏令营,戴白色遮阳帽,认识其他校不少优秀学生,以后同一中学里就有两个。

        邓老师骂起淘气男生来有各种说辞,经常口沫横飞,其中一句记忆犹新:你,又在玩你那十只搅屎棍了!不要面皮!虽然骂得凶,她还是个好老师。悲伤之事是,我喜欢的同桌沈家小生跳级升中学离开了这个班,没人再为我提供笔头削得尖细的铅笔了,所幸科学进步,我妈给我几支自动铅笔,免去了以后的多余劳动。

        体育老师李老师是中年男人,看上去象练过武打,十分粗线条,而他是著名的怕老婆。他老婆陈老师教我们学校一年级,极胖极高,他们小院同学私下说晚上常听见陈老师严厉斥骂李老师,李老师不出声地受着,斥骂内容往往是关于几斤油几斤米的生计问题。有次我见李老师推自行车,车后一大袋面,意识到心目中天神一般的老师,生活里其实是普通人,也是要吃饭的。

【小学五年级】
        班主任换了,我也算大人了,都五年级了嘛,最快乐的事是吕家小生从山西转回来了。吕生头发斜分,双眼细长,香港男星一样的帅气,一手好字,气质为当时全校土巴巴男生为不及,我喜欢的男人多年里固定不变都是那一类。课堂上某次看过去,正巧他回头看我,四目相遇时心荡神驰风光无限。我去他家玩扔帽子围巾在床上,他拿起埋头深深一嗅,上面有雪花膏香气,我看见只装不知,夜晚玩毕回家但觉天空北极星光芒耀眼,空气出奇爽心。他母亲我见过,长得似旧上海电影明星,且好气质。

        班主任是周老师,中年,浓眉大眼象京剧旦角,一双眼厉害起来象牛眼,嗓门高象唱样板戏的,发起脾气来象孙二娘那女英雄,再淘气的男生都怕她。自然课是三年级时的班主任赵老师教,她继续不友善。期中考试我答错一题,被扣7分,题目是为什么冬天拿手摸铁会觉得冷。我的答案完全正确,去问她错在哪里,她让我自己琢磨,硬是不告诉我。结果期末还考那题,我还是同样回答,继续被扣,这次仁慈,被扣5分,妈妈的。

        周老师对我很好,因为班里我成绩几乎次次第一,替她争了面子。不过她有些势利,吕家小生穿贴身西裤做操,裤缝破裂,他姥爷是国家退休高干,住栋小楼,配有司机与两个佣人,我因与他和他表姐鸿要好,平素在那里玩惯的。周老师找这个借口做了次家访,认真告诫吕生的母亲给孩子要穿宽松裤子,不要一味赶时髦。我当时碰巧在他家二楼玩,探头看楼下,见一向威严的周老师在个高干女儿面前软遢遢讨好模样,略觉悲哀。谁说共产党领导下没有阶级高低?周老师第二学期转到别校工作了,据说工资高了些住房好了些。

【小学五年级第二学期】
        第二学期换了刘老师,白,极度肥胖,百病缠身,戴深度近视镜,嘴角一颗朱红痣,居然有妖娆相。刘老师胖归胖,却不显粗笨,素质比较高,理性文明,不用难听词骂同学,对我好,对其他同学也不错。隔壁班从山西转学来一个女学生霞,乖巧模样,父母与我父母同单位,学习很好,与我类似背景。她的班主任齐老师一度对她寄以重望,希望能在学习上超过我为那个班争面子,她班里同学也有过来示威提醒的:我们班这个是山西来的,学习更好!大有他山之石欲攻玉的意味。不久发现她虽然的确刻苦乖巧,但不构成威胁,成绩只是年级前三四名而已。后来霞成我好朋友,我们住同一大院,假期常找她玩,至今仍可见到。她母亲一度为她的婚事着急,嫌她被动安静,问我认识不认识什么男人可介绍的,去年终於结了婚,让她母亲松口气。

        小学教导主任是新来的,也是姓刘,四十多岁,他是我最欣赏的老师,我的偶像。儒雅,有头脑懂教育,真正有师者风范,上课将衬衣袖半卷,端的好气质,上中学大学后周末回家有时路上碰见他,仍会打招呼聊聊天。他赏识我,带我去参加区里各校间的百科知识竞赛,我拿了第二名,发了杆自动铅笔,很失望,很想要第一名那种一掌宽的塑料海绵皮的铅笔盒,前面带磁石,合起来啪一声响。刘老师偶尔给我们带课,板书漂亮,他教我字想写得好看,向右上方斜一点即可。学期末各班评三好再从所有三好里选出个优秀三好学生,次次他点的是我,带我去参加区里的表彰大会,一般都是坐大客车去个军队大院礼堂,几百号学生在礼堂里坐下听讲话,教育部头头脑脑在台上坐一排每人面前一杯茶,点名表扬这个学校那个学校,最后往往是一部电影。都是好电影,外面没见放过,其中一部"老狼请客"的动画片我看过实在喜欢,里面那老熊高唱:今天好运气好运气,老狼请吃鸡请吃鸡!

        如果两个名额,鸿会被加进来,如果有一个名额,往往轮到我一人,没有鸿的份儿。既生瑜,何生亮,她的嫉妒怨气在五年级达到顶峰,组织全体同学孤立我,吕生站她一边,那时起我明白在男人心目里,男女关系永远敌不过血液关系与利害关系,心发冷,一度盼望赶快长大,离开这学校。后来与鸿和好,一起上中学高中,鸿亦是出色女子,身世复杂,二人一度笑曰:这个小地方,也就飞出我们两只金凤凰。她学医去日本再回中国,嫁个医学博士生了个儿子在军队部门做个闲职,我学商来美国,结婚时给她EMAIL结婚照片。亦舒写有"流金岁月"记述二女朱锁锁与蒋南孙多年的友谊,我与鸿,也可凑成段二人传奇,只是谁是那风骚朱锁锁?谁是那智慧蒋南孙?

【小学六年级】
        六年级要准备考中学了,还是刘老师带班,吕家小生因户口限制最后考试需在山西考,提前回去了,以后上中学了我去找鸿玩时在他姥爷家见过几次,表面仍是大方言笑,心内是隔水望花欲触不可及之讷讷无语,从此吕郎是路人。

        刘老师给我们发填考中学的表格,我连重点中学是什么都不知道,哪些学校好也不知道,只看名字,挑了个觉得好听特别的交上去。也没怎么准备,无非是把那些书翻一翻,不记得怎样吃力,就考两门,语文与数学。考完了评区优秀三好学生,选两个,我与鸿中标,依次是发勋章,证书,开区表彰大会,看了部世界沙漠珍奇动物的电影,沙漠上有种蜿蜒的蛇。勋章很漂亮,星状沉甸甸,我只知元帅有勋章英雄有勋章,没想到自己也可以拿一枚,出示给我妈看,她带我去拍照片留记念。随后放假,两个星期后考试卷子判完,到学校去取成绩,刚到校门口碰见同学就听见他们喊:你考上了考上了。

        我是193分,数学99语文94,全校第一,考上重点中学英语班,坐公车40分钟的路程,鸿191分,成绩稍差,考上同一所重点,却只能去日语班,不过也已经很好,我们俩极兴奋,说以后可以结伴坐车。其他所有同学低于190分未上重点线,去了附近唯一一家中学,那家中学,一年能出一个上大专的已属侥幸,质量差不言而喻,这是人为设定的筛子,一层层将人过滤下去,分向不同的去处。考上了我回家告诉我妈:妈,我考上重点中学了。消息早已在院子里传开,我妈挺高兴:知道了,什么重点中学呀?志愿是我自己填的,没跟她商量,她都不清楚细节。全年级就两个上重点中学的,都出在刘老师班上,校长给了她奖励,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刘老师脸面风光,前一届上五年小学的那拨学生是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考上重点中学的。

        小学毕业了,我家从原来的大院平房搬去楼房,告别了院前两棵老槐树,自此与旧友岔开距离。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5/08/26 22:49:42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5/08/27 08:44:09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