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记得当时年纪小  

2005-10-06 02:38:41|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当时年纪小"
By: 玫瑰
12/11/2002


        记得当时年纪小 - 玫瑰 - 锦衣夜行

        阿严是阿姨的长子,辈分上算是表弟。姨夫是村里的医生,与一般中国传统男人不同,他喜欢女儿。人算不如天算,阿姨前仆后继一口气生出五个儿子,没有一个是女娃。这许多表弟里,只与阿严亲热,因他与我同岁,还有,因他少时美貌。

        母亲把我送回农村,交给她的长辈抚养。在城里养成了跋扈脾气,在农村一时改不过来。身边同学都让我,老师也纵容,有次我抄同桌的作业,老师后来私下说:"你看阿宝的作业和你一样,一定是他抄了你的。"我讷讷无声,有点惭愧。

        唯独阿严不理这一套,格外有尊严。去阿姨家小住,与他口角,说不过,一把抓到他脸上去,他侧侧头,挡住我手,往左一拧,我就"妈呀"趴到床头动不了了。亏阿姨及时看见,把他拧着耳朵拧出去,我眼泪吧哒哒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他肯过来认错。自此对这小子的倔强留了印象。

        以后还是找他玩,因为他小大人般的脸自生有一种凝重,与别的乳臭未干小儿不同,看得我倾心。常找借口敲他的头拽他的头发,他虎起脸我立刻跑远,冲他挤眉弄眼。阿严对我一直不卑不亢,不特别欺负,也不特别让步。

        此后不久回到城里,忘却旧事,见异思迁。后面是上不完的学,情窦初开,远远地想到阿严,不知他现在怎样了。

        临到高一寒假,母亲思乡,带我回老家。火车声喀哒喀哒响起的时候,旧日时光重回眼前,我知道我又可以见到阿严了。

        到得外婆家,晚上温暖的灶火光里,听她笑对母亲说:"你妹妹一家明天过来看你们。"我偷听到一耳朵,知道阿严要来了,心里无端欢喜起来。

        第二天阿严进得院子来,白生生脸庞,姿态仍然与众不同,不过是十几岁少年,却沉稳如大人。看见我,他笑起来,也不多话,只是每次眼睛瞟过来,见我看他,他就又笑一下。

        下午他们几个兄弟在床上打牌,我偎在阿严身边看,隔一阵就问他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吃点心。他话少,一边理牌,一边抓一把花生给我,他知道我喜欢吃花生。外婆看到,感叹说:"你看百合小时候老欺负阿严,现在倒突然这么乖了。"

        到得离开那天,突然恋恋不舍。十几里的山路,阿严骑自行车带我去车站。环住他的腰,心思飘摇。想着若这是自己男友多好,近水楼台,从小知根知底,不必再费心到外面去找了。自然知道这不过是一时感慨,自然也知道他是表弟咱们只有亲情没有将来。但是在回家的火车上,我这样惋惜他是近亲,我这样怀念他骑车带我所经过的那十几里路。

        英文有句老话:不在眼前,不去思念。
        日子又过去了,路往前延伸,我去做我的商业,阿严去当他的兵。我忙着不喜欢的工作忙着不顺利的恋爱,屡败屡战。

        再见阿严时彼此都成人了。我当时的恋爱刚刚失败,跑出去学车,回父母家时,看见他居然在房间里。母亲说:"阿严陪阿姨来北京玩。"

        他依旧是老样子,俊俏面孔,淡定气质。
        见着我,笑,说:"还是那么好看。"
        他也是,还是那么好看。

        阿严在部队里负责教学员开卡车,知道我在学车,主动要求指点我。于是把爸爸的车子开出去,阿严不时提醒一句,这时该怎样,那时该怎样。累了,于是他开,我在旁边座位看着,一辆车被他开得妥贴舒服。他随意地在场地里绕着圈,给我解释两句,偶尔侧头看我一眼,笑一下,又把眼光收回去。我坐在他身边,心下踏实温暖,享受这片刻。

        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喜欢上谁?
        他道:等弟弟们都长大了再说吧。

        是啊我们是不同环境里长起来的人,出生在完全不一样的家庭。我策划着我的美国梦,他考虑着做为长子他对家庭的责任。每次见他总觉得有些心疼,想有机会就呵护他对他好,可是从来不存在这种机会,一腔柔情想投递出去却不知怎样才可以放到他身上,我如此惆怅。

        阿严与他妈妈离开的前一天,我特地跑出去买了条羊绒围巾给他,棕色的格子。
        一个劲对他说:"不贵的不贵的,你白,这个配你的脸色。"
        阿姨对妈妈说:"他们两个真投缘。"
        妈妈说:"多奇怪,百合对别的男生都任性,在阿严面前倒懂事得很。"

        自那次后,云海相隔,再未唔面。

        今晚有点闲,无事时思绪就乱飘,不期然想起阿严,似又看见他微笑的一张脸。怪自己未生好,无缘落在那还接受宝哥哥林妹妹的年代,那时姑表兄弟姐妹一群,一起长大,情投意合,比外人自多了亲切与包容。从小省了事,无须到外面见识其他男人的嘴脸,碰得遍体鳞伤,无须换来那样多失望。

        其实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也有好处,至少能有个丈夫。自己恋爱半天,一次次修复自己,折腾许久身边不还是没有半个人。与一个陌生男人变得熟捻,渐渐全抛一片心,一生信任他,是太难的事。

        只是随便想想而已。阿严是乌托帮里的一员,从来不在我正常生活里面,对他的喜爱打小开始,很少搀杂俗世的算计与贪欲。而在现代的社会里,水至清则无鱼。

        其实也未必就是他。我真正想要的,无非是个心理上觉得亲切的可靠的温和的男子,好看稳妥如阿严般,自小已在身边,温柔相待,唾手可得,一生一世带着我,我舒舒服服靠在他身后。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2/12/21 13:45:27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2/12/21 13:49:46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