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鸡蛋,只说鸡蛋  

2005-10-06 01:49:17|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鸡蛋,只说鸡蛋 - 玫瑰 - 锦衣夜行


"鸡蛋,只说鸡蛋"
By: 玫瑰
04/12/2005


        写腻历史了,换篇轻松的调剂一下,好久没随便写了。

        燕七以前写文章,说她不吃鸡蛋。我脑筋转不过来,直楞楞问:不吃鸡蛋,你早餐都可以吃什么?!她摇头晃脑地答:咦,可以吃混沌啊包子啊很多种呀?

        想必她住的地方是南方小城,习惯了早晨在街头吃东西。我年轻的时候,唉,又说这句话了。近来与客户谈话时,闲聊总提这句,他们就看着我说:哎呀哎呀敢说你老?!他们都比我老,上有老下有小的。

        我想说的其实是,我年少轻狂生活不规律的那些过往。

        那时早餐吃鸡蛋,家里做的。馄沌不常吃,嫌外面的脏,猪肉来历不清不白。我妈给我做鸡蛋汤,囫囵一个蛋下到热水里,出来洒两滴香油一点葱花几滴酱油,我们叫它"荷包蛋",每天吃一个,咬起来嫩嫩地,鸡蛋黄半熟不熟最香。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妈会做两个,说:考100分。

        发烧生病的时候,别的吃了会恶心,唯独可以吃鸡蛋羹。我妈做的鸡蛋羹,鸡蛋打碎了,拌一点白面,加盐蒸出来,同样洒香油与酱油,用蒸汽水给抹匀在表面上,小小一个白瓷碗装着,颤微微的鲜鸡蛋羹,象豆腐脑。她给我端到床头,还很抱歉:哎呀你婆婆做得才叫好,鸡蛋和面拌得匀匀的细细的,我的不知道怎么总也不匀。

        我们老家,管外婆叫婆婆,至于管真正的婆婆叫什么,我小,没来得及学,长大了也没嫁给陕北人,不知道就算了。抱着碗吃掉半碗便累了,碗扔一边,人躺下睡去,隔两天病就好了。

        我妈说,你的命是鸡蛋养的。这话实在没错。小时候她忙,给我请了个保姆,那时候我们在延安,保姆是北京下放过来的教授夫人,没工作只好看孩子,我叫她"洋妈妈",北京来的,自然是洋人。

        我妈每月给她几十块,外加三十个鸡蛋。鸡蛋是给我吃的,一天一个。后来妈常说:你胃口小,一个鸡蛋羹吃一半都吃不完,你四哥就趴旁边问,妹妹我吃好不好?一个鸡蛋养你们两个。四哥是洋妈妈最小的儿子,我那时很气派,有四个哥,他们都喜欢我,带我玩。我妈有一半意思在说,保姆占我家鸡蛋吃,好在我妈知道也不大计较。事情我不记得了,可我喜欢四哥,给他吃也好。

        我妈还说:养你真艰难,什么都不吃,只吃鸡蛋,鸡蛋不多吃,一天一个都吃不完,让人操心死了。可是我不是长得挺好?后来看书,说吃鸡蛋黄多人聪明,想必那么些鸡蛋没有白吃,维生素a充足。

        初中时与好友真真说话,说喜欢吃鸡蛋,她端详我,乐:你的脸就象个剥了皮的蛋,啊以后我就叫你鸡蛋好了。那阵她学英语成狂,叫了一阵索性叫我egg。我跟她同时喜欢一个长睫毛男同学,她告诉我,我没有告诉过她,那男生并不太喜欢她,对我很温柔,我心底下又得意又抱歉的。egg,不是什么好名字,但我任她那么叫到初三毕业。

        长大后我的生活与鸡蛋密切相关。我累了,懒得掉书袋,懒得背唐诗宋词给你们吟诵鸡蛋赋。也困了,手下打出来的字,与脑子不怎么挂钩,无心研究字句,话说明白就得。

        现在先生每天早晨按时叫我起床,给我做早餐。早餐一般是烤面包夹油煎荷包蛋,有时加火腿,有时是bacon,轮换着来,拿锡纸包好,到办公室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吃早餐,即使大冬天也还是温的,不会凉。也曾经严肃地告诉他,我生病的时候是要做鸡蛋羹吃的。他说:把做法写下来,我照做就是。还一直没空写呢。

        吃过的最好的鸡蛋羹,还数当初在厦门时。

        我去看我妈,住酒店里两个星期。厦门是个美丽沿海城市,街头有荔枝卖。早晨9点酒店房间放闭路电视,一次四集樱桃小丸子,我睡醒打开遥控器直接看,我妈过来看我,给我端过来一碗酒店厨房做好的鸡蛋羹而后上班去。

        我一个人懒洋洋躺床上,一勺一勺舀着吃,看着电视上小丸子清汤挂面头小人说大人话,笑得哈哈哈的,直踢被子,玻璃窗外面看见大匹大匹的绿棕榈,阳光刺眼。酒店的鸡蛋羹匀而细,看完了吃完了跳起身,出门找我妈去玩。

        现今我们都离开厦门了。可是那些日子,她留着前刘海穿高跟鞋,我穿白衬衣蓝仔裤,随她走遍厦门街巷买衣喝茶的日子,却没有同随我们过来。我的影子,我妈的影子,我的樱桃小丸子,那些棕榈与荔枝,都留在那里没有同来。

        仓促间,那些日子都不见了,它们,一件件地远离,我站这里原地不动地看着,看着它们越来越远,隔了海隔了岸隔了无休止的时间,抓不住。

        好了,我眼睛要闭上了,我睡去了。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5/04/12 12:41:56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5/04/12 12:48:38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