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梁祝之爱断情伤  

2005-09-29 03:14:51|  分类: [网易]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祝之爱断情伤 - 玫瑰 - 锦衣夜行

“梁祝之爱断情伤”
by: 玫瑰
on: 01/31/2005

彩虹万里百花开,
蝴蝶双双对对来,
天荒地老心不变,
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祝〉


祝英台并不美。

当时时尚流行的美女,是杏子眼长睫毛鸦黑鬓角皮肤嫩如豆腐,英台并不是,她眼小,皮肤黑灿灿,一群雀斑随意地散落眼下各处,身架骨骼粗大。她家有钱,打小将她宠坏,自信心爆棚从无自卑,她对自家外貌不以为丑没什么,可恨之处是不忘隔三差五戏笑于我:梁兄,你看你,老大一个男人,如何生就一副倾国倾城貌哉?

她与我以兄弟相称,我长她两岁为兄,她为弟。
我们相遇于赴杭州求学的路上,长长柳枝下那座歇脚凉亭。
一袭宽松淡蓝缎子长袍,腰间以宝蓝色丝绦扎起,伊嘻笑着玩弄着手中一把扇子,打开合上,合上又打开,上画墨松与白鹤,角落摁一枚红印章,扇角吊只碧翠玉蝴蝶,随她瞥我的眼风一荡一荡。
终於她走上前来与我搭腔:这位公子,你去哪里?

我将那日记得如此清楚,因一切孽缘自那日始。
后来她总是忍不住笑地提起当初,得意非凡:我本欲往苏州去找家学堂,不曾想遇见梁兄你,见你貌美呀我半路才改了主意,与你同赴杭州,咱俩算是有缘分,有缘人不该错过,一起也好做个伴。
那时,她着男装,富贵公子头面,走路晃着肩膀,我丝毫不知她是女儿身。

英台性格英武果断,喜一意孤行不顾后果。
与他相比,我这为兄的顿显柔弱无用。
我家贫寒,我娘怀我的时候能喝上小米汤已是不错,爹实在看不过,借钱杀了头羊给她补身子。我出生的时候小得象只猫,我娘落下泪来:山伯儿,是娘命苦带累了你。

我先天落下病,节气变换时日子变得格外难挨,缠绵病榻若干天,拿看书打发日子。长大后稍微好了些,但与英台的硬朗一比,立刻落了下风。

先时我不喜这人,嫌他家教不严行为不谨,碍于结拜兄弟的面也不好说他什么。
我天性好洁,纸笔砚台摆放得齐齐整整。他却大大咧咧,随意乱扔,要用时又急得找不到,常得我帮他找出来。

可是他有他的好处,日子久了慢慢觉出来。
英台笑话我的唇红齿白只是调笑,不象别人那样属恶意讥讽。一次别的学友笑我孱弱如西施时,英台为我出头,揪起其中一个就打,对方头上破一层油皮,英台拖两道鼻血。那次以后,没人再敢当众说什么。事后给他擦干净脸他还戊自攥着拳头:梁兄再弱,我调笑得,他们调笑不得!简单一句让我感动莫名。

第二年春我生场大病,身子虚软咳嗽不止。患难见真情,英台衣不解带照顾我两个月,拿自己的银子给我买药买梨买冰糖,耐心熬好喂到我嘴边,我母对我不过如此。病中之人易多愁善感,我双目带泪对英台:九弟,你为何对我这般好?他侧头凝视我,眼光深邃,而后回复嘻嘻哈哈:谁让你生得面似桃花我见犹怜哪!

豆苗大油灯火焰一闪一闪,微光下细看他眉目,别有一番阳刚气派,眼睛虽小,里面满盛柔情。在家我依赖母亲的照料,在这里,他,他是我唯一依靠。混沌初开,一颗心骤然苏醒,觉满室尽是耀目光辉。

故意咳嗽借机悄悄将肩膀靠了他的,肌肤隔了布料相触,他好似未觉察,我心情激荡红了脸。从此存了桩心事,盘桓心里不好说出,但恨自身非女人。而英台对我照拂如故,我二人形影不离。

在一起时不觉时日绵长,不在一起时回头望,只恨天地无情。

我以为日子就这样下去了,学业只到一半,没有科试阴影相逼,不想他却来向我辞行。
他一脸焦躁:怎么办?怎么办?我母重病,我不得不回家探望,唯独舍不下与梁兄一段情谊,我走,无良之徒又会欺负你,让我怎么忍心?!

我听闻消息如晴天打了霹雳,呆怔半晌,强挤出笑脸安慰:回去,母病治好再来就是,若不治。。。话说至此心里也开始慌,不知该怎样继续下去。
他神情黯淡:这次出来已是与爹爹争吵好久的结果,不知道回了家,他是否还肯给银子再让我出来,唉。
原来一腔心意两份爱恋远远不够,在现实前,一切轻易地破得粉粉碎,如镜花水月。
我无计可施。

纵是不舍不舍,暗地里我以泪浇面,分别那日还是来临。

一路过小桥下山崖穿过田垄,我神情萧瑟,他话较平日为多。
过桥时他道:看你我二人,倒象牛郎织女会于鹊桥。我将头一低,猜他指我胆子小象个女娇娥,过桥还要他搀。
坐井边歇一歇,他又道:往这里看,里面可有一男一女?这人说话益发不着调了,我赌气不应声。

抵及长亭,他打量我:你这人风情不解,费我半天力气,不如直言说与你。我有一妹人称九红,不如许配给你,这样我二人亲为一家总算不枉兄弟一场。
我意外:从未听说你有妹妹,她?
他当我嫌弃:小妹与我外貌虽相似,却更细腻些,梁兄你美貌如此,女人们难及,娶亲不如还是看气质性情,小妹体贴会照顾人又有大笔嫁妆,正衬你这文弱书生,放心吧。

我并不在乎他小妹怎样,可是要我怎样说呢。本以为分手后再无机会,想不到天不绝我,与他尚有再见一日,成一家后自可自由往来,莫非他?他亦有心不成?抬首看他,他也在端详我,双目不由相触,又迅即各自跳开,我心一片灰败伤感下有丝竹暗响奏出隆隆喜悦,忙不迭点头答允。

人生充满希望,而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所以你当可想见,三月后我打点得齐齐整整带了东拼西借的彩礼去祝家庄时,喜悦有多深,随后,痛又有多深。

先我还以为他开玩笑,这人无厘头惯了,不知收敛。
我大大笑他:九弟,你如何做女人装束?不如男装神气,瞧你那胭脂抹的,都没晕开。
他端杯茶嗔我一眼:书呆子!九红就是我,我就是九红。
我不明白,他站起身趋步过来,步子碍于裙脚紧窄小了许多:梁兄你这笨人,我左右提示,你难道仍不知我是女人?

我全身簌簌抖起来,象十岁时打摆子一样,那时我娘用棉被拼命裹住我,试图制止那颤抖,而英台伸手用力按住我肩:梁兄勿惊勿惊。
我跌落椅子里,眼不眨地看她,她叹口气:你我相处三年情深谊厚十分合得来,我爱你面目俊俏心地纯善,本以为二人可以在一起长长久久,不想我父已将我许给马家,口气强硬,你说,我们怎么半?语至后半段,她抽咽起来,以袖拭面。

我从未见英台哭泣过,与人打架打出血他都不当回事,倒是我见血吓得几乎要晕。
我们一起,习惯由他做主,他说点什么菜我就随吃什么菜,他说去青山岭踏春就去青山岭,我拿不定主意时,最先问的都是他。
我爱的就是他那份男子气,粗糙,自由,信马由缰,在他身边我觉得踏实,他是我的天。
而今,他突然变做女人,性情似也跟着改变,优柔彷徨,居然哭!

我看着她,不,她不是我所仰慕的那个英台。
我的那个英台不会哭,不会无措,他只会鼻子一嗤说:梁兄那有什么大不了!

这个女人还在那里絮叨不停:你认识什么人可以让马家退亲?或许,我可以带你再去向爹爹求情?

我摇晃着站起身,摆摆手,费力地咽口唾沫:九弟,不,英台,马家有钱有地位,你还是跟了他们家去吧。
她闻言又哭,将身子扑上来,她的胸触到我手背,一片柔软,我心口一阵恶心,推开她,夺门而出。

到家时我已浑身发热,冷汗不止,我母拼命叫我:山伯,山伯!
喉头发腥,热流涌上来,我低头看,床褥上是我吐的血,一片一片,杂乱得象英台脸上搽不匀的胭脂。我抱着母亲,眼泪和血落下:妈,妈,我对不起你。魂魄轻飘飘离了真身,小命休矣。

世人喜欢给所有不完满的爱情故事加一个美妙的结局。
在故事里,人们说,祝英台在出嫁之日跳入墓穴追随梁山伯而去,天公怜之,将二人变做大翅蝴蝶,一黑一红,黑者为山伯,红者为英台,双双蹁跹于花丛,再不分离。

而他们不知,若当真天有灵,我魂魄定会前去乞求,求天给我一个原来的英台。一黑一红两只蝴蝶,黑者为英台,红者为山伯,生生世世再不分离。

这是我心目中所求的唯一完满。

(完)

注:为网易文化2005情人节反弹征文定做。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5/02/01 11:43:17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5/02/01 11:50:24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