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牡丹亭之丽人卷  

2005-09-29 02:12:16|  分类: [网易]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牡丹亭之丽人卷 - 玫瑰 - 锦衣夜行

我,陈查理,加州人氏,近日来神思倦倦。
朋友们喝酒时见到,不怀好意调侃:查理,昨夜没睡好么?春宵苦短,注意身体啊,我们替你向莎丽求情去?哈哈哈。。。

这帮小子,往日调笑惯了,没大没小。
我耸耸肩,不回答。

莎丽是我正约会女友,走了有半年,娇小身材,双目如黑潭,我初见纳罕,再见时已不能自拔。

之前我也约会别的女人,丰满高大的洋女,纤细苗条的马来西亚女,或者,会一口粤语的香港女。

风光无限,各有所长。
见莎丽后,我日渐收心,不再乱来。
月前,我准备向莎丽求婚,只待选合适钻石戒指。

莎丽并不知这些,她只关切开问:”睡眠不好?加班不要太辛苦了。“

的确睡眠不好。
却非夜生活忙乱所至。
只因做一梦,令我困惑。

一月前梦游太虚,过中国式样亭台楼阁,鸟语花香好不醉人。
想着这么好景色只在电视旅游节目中见过,该带莎丽前来,她一定喜欢。
莎丽老家在苏州。

正玩赏亭旁假山石,亭后出来一人,怀抱花枝。
呀,是一个年轻女子,态度温和。
我向她打招呼:”嗨!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笑:“牡丹亭。”
咦,这名字好美。
我看向她怀中花束:“什么花这么美?樱花?”
抱歉,我对花所知不多。
她一张脸笑容温柔,神色间却添了怀疑:“梅花?你没有见过?”

小生我地处阳光加州,如何见过梅花?!
这女子,好不晓事,看在她长得美的份上,不与她计较。

正脸色阴晴间,那女子已转身而去,临走丢句话:
“柳公子,我来是告诉你,你我日后有婚缘。”
我大叫“慢着。。。什么婚缘?”,她已经走得不知去向。

连续几周,隔两日便见此女,次次是同样梦境,花香旖旎,第二日晨起我双眼青如大熊猫。

终於招架不住,我向莎丽求救。
莎丽听后动容:”她说那地方是牡丹亭?“
”是,旁边那些花都好美。“

莎丽变了色,揪我坐电脑前,二人一起查阅GOOGLE。
她先查出牡丹花,耶,大朵大朵,有粉有白,就是它!
莎丽轻声解释:”呆子,这是我们中国国花。“

她再给我看梅花,不错,与我梦中所见相同。
我赞许:“莎丽宝贝,你真是能干。”
她瞪我:“你是做梦丢了魂,网上什么查不到?!“
一手将电脑屏幕推过来:”读吧。“
那是一页文章,内容让我大吃一惊,文章抬头赫然是:”牡丹亭“。

读毕我大汗淋漓。

”莎丽,难道我是她找的柳梦梅?!我不要娶鬼女!“
她神色不安看住我:”我怎么知道?你明明姓陈不是?“
是呀,可是。。。。
”可是,我是随母姓,父亲的确姓柳。“

母亲姓陈,来美国多年,人们多叫她安妮,不提姓。
她与父亲离婚多年,二人尚保持朋友关系,看在我的份上,离婚后我改随母姓。
母亲有她的男朋友,并未再婚,父亲那边有一子一女。

莎丽向来遇事镇定,这次面容上有忧虑。
我宽慰她心:”那女人虽美,可是不如你神气,你放心。“
她叱我:”我有什么不放心?我又未嫁你,大可选择其他人。“
唉,是我说错话。

隔日周末,打电话给父亲。
父亲电话里说:”巧了,家里明天有老朋友一家过来,你带莎丽一起来吃午饭。“

去父亲家,同父异母弟艾德过来招呼,他比我年轻几岁,却稳重许多。
连莎丽都说:”艾德倒象你兄长,哪象你这么不稳妥。“
可是她不还是选了我,是以我惟惟诺诺,并不辩驳。

来客是父亲旧日大陆朋友杜伯伯,一家人新近移民。
杜伯伯看着我呵呵笑:”都这么大了,柳家的孩子个个一表人才,象你们爸爸。“
他转身叫:”阿丽,过来见过柳叔叔的儿子。“

一女子从沙发里立起身,我如遭雷击。
白日见鬼!
那张脸我忘不掉,她就是我前几日之梦中人!

莎丽多么聪明,一见之下已略微明白,饭桌上低声问我:”是她?“
是她。我脸色苍白地点头。

我看着杜丽。
艾德坐她旁边,默默递菜给她。
她眉目清秀,见我屡屡看她,神态间略有羞涩,与在美国长大的莎丽不同。
她说,她与我有婚缘,当真?

后面的几日我神色恍惚,将挑订婚戒指的任务暂置一旁。
如果命中有天意指导,我如何可以抗衡?

莎丽眼看着我的恍惚,有些受伤,却未多话。

几日后,我考虑明白。
莎丽与我默契不是一日两日,岂可因一个鬼梦而废人。
挑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馆子,我约莎丽出来晚饭。

当我出示订婚戒指时,她眼神灼灼问我:”你想好了?“
我点头:”莎丽,这一生我只想与你一起渡过,别人都不如你有趣,外加美丽。“
莎丽莞尔。
她原谅我了。

爱情事若复杂,一定是当事人心不坚。若心意坚定,一切,可以很简单。

我与莎丽半年后完婚。
而杜丽,她现在是柳艾德正式的女朋友,父亲与杜伯伯都很欢喜。

我想,当春天的牡丹亭里,杜丽手捧冬天才有的梅花时我就该明白:
那个梦,一定有哪里错了线,与真实情况不符。

原来,她要找的柳梦梅,并非查理我,而是我柳家另外公子。
幸亏她找的不是我。
我有莎丽,已经足够。

注:为网易文化鬼节征文定做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4/11/02 00:42:16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4/11/02 01:06:45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