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七日谈  

2005-09-29 01:40:40|  分类: [网易]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日谈 - 玫瑰 - 锦衣夜行

第一日:帝造天与地,昼与夜。
第二日:帝分海洋与土地,设植物花果。
第三日:帝以光定季节,司昼夜,以星辰传递光线。
第四日:帝布海洋万物,陆地禽鸟。
第五日:帝设地上走兽,终於,造人,分男女,以御众生。
第六日:从无至有,帝完成创世纪。
第七日:帝休憩,定第七日为圣日。

-----“旧约”

1。【教堂】

几片叶子缓缓飘下来,天气有些凉了,美东的秋天总是来得早些。
这是个气派的教堂,圆拱形窗户一列排下去,窗前晚香玉开得正烈。

已经有一群人在里面,小艾拉我的手:
“咱们晚了,找后面的座位坐下吧。”

主持人在前面一字一句讲解着圣歌,我好奇四顾。
蓦地,前面一个人的侧影入目。
她白裙素面,低头研读歌词,发丝拂过面颊,耳侧一粒小小黑痣。

是她么?怎么可能?
世界如此大,我已经不指望此生能再与她相逢。
这女子相对消瘦,可是,只有倩志,我最心爱的倩志,有那样动人的低首,以及,那颗烙在我心上的黑痣。

小艾将歌词递过来一份,我已心乱如麻。
一曲终了,那女子与身边男人低声讲话。
那是谁?她的男朋友,亦或,丈夫?

他们双双离去。甚至未容我有时间走过去,确认,介绍自己。

回家路上,小艾絮絮谈着这个圣经研讨班,不忘问我:
“还有趣吧?很多夫妇来这里,以后我们也该常来才是。”

如果那是倩志,她怎么会也在这个城市?朋友们早已不知她下落,我以为她仍然在南方。
她还记恨我么?如果我告诉她,婚后生活平庸如白水,我时常想起从前,她会以怎样的眼神看我?

心开始一层层痛起来,痛得听不清小艾碎碎的话语,痛得听不到小艾最后的惊叫。

灵魂如初秋的叶子,飘起。

2。【契约】

醒来时,看见他立于身边。黑色西装,神色有些忧郁。

“你是谁?”
他开口:“我来带你走。”
“发生了什么?”突然我忆起小艾的尖叫,灯光,轰隆的声音。
“你开车与迎面卡车相撞,现在,该随我走。”

是了,我与小艾去圣经班,遇见那酷似倩志的女子。
未及辨认,命运已将我托与死神。

我突然下了决心:“不,我不可以走。”
他笑:“你并无旁的选择。”
“我心愿未了。多年前,我失去过一个人。今天,又遇见她。请你,给我一年时间,让我完成心愿。”
他嗤笑:“一年?天上一日,世上一年。”
“我请求你。。。”
他叹息:“总是有人想不通。罢,我给你七天,做你想做的事,条件是,你失去转世资格。”

七天?
浮世德将灵魂抵押给撒旦,我将来世典当于死神。
我无法再求。
也好,就用这七天,找到她,问她一向可好,求得她的原谅,求得我的心安。

他叮嘱:“记得,七天。”

3。【辗转】

第一日:
去问过教堂主事,问他们可知一名叫倩志的女子。无人知晓。

倩志,那一定是你,我知道,那一定是你。

查阅名单,看那个星期五的夜晚,都有谁曾经签到过。
一长串名字,大多简单地签一个名,无姓。

问他们:“其中一个女子,耳边有枚黑痣。”
无人知。

第二日:
我抄下了所有看似女性的名字,有的有电话,有的没有。

打电话过去,一家一家询问。有人在家,接起电话。不,她们不知道倩志是谁。

也有人不在家,我耐心录下留言:
请问,你是否认识,前日教堂那耳边有黑痣的女子?

第三日:
有人惊恐复电:你如何得到我家号码?请勿再拨。
有人礼貌答曰:不,没有印象,不记得有此人。
还有的留言,如石沉大海。

倩志,我们曾经深爱。
如果你有感应,请联络我。

第四日:
我记得她的笑,她来见我时的裙裾飘飘。
记得求婚时她惊讶地以手掩口,而后拥抱我:林,你是最爱我的那个。
也记得是我负她,分手时她的泪,晶莹如水晶,随岁月沉甸甸压在我心上。

我以为,轻易就可以找到倩志,而后对她诉说别后的思念与落寞。
不曾想,茫茫人海,我竟寻她不着。

第五日:
还剩两天,两天。
我满怀希望而来,死神只予我七天。
可是倩志,为何天不让我再找到你?

第六日:
我坐在路边小咖啡馆里,遍寻无着的焦虑,令心绪低落。
窗外叶子开始泛红,秋天的况味益发重了。

就在这刹那间,我转头,看见她抿着嘴,艳光摇曳,从玻璃窗前一晃而过。
我的泪落下来。
我追出去。

4。【知命】

暗影上斜,现在是第七日的尾声。

我坐在阳台上抽烟,一支一支,慢慢地消磨时间。
云聚云散,已然坐了好几个时辰。

又看见他,仍然一身黑衣。
他歪歪头:“怎样?你的心愿?”
我淡淡道:“七天正好足够,我伤她太深,她不肯认我。”
他微笑:“总要试过才肯死心。”

是的,至少我已见过她。
尘世心愿已了,我心已死。

将最后这支烟抛出阳台,低头向下看去,万家灯火。

足伸出去,落了空。
灵魂再次飘起来,飘起来,失去知觉,永不复醒。

5。【倩志】

约翰总爱取笑我,他这人。
他说我定是狐狸精转世,否则,看惯长安花,折尽章台柳,怎么他就最终选定我,从此不离不弃。

曾经我也为人落泪,亦有人为我落泪。那些都是尘烟往事,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我已得到约翰,我们水乳交融。
握住他的手,他知我知,这一路上,从此只是彼此,再无他人。

有件事并未对约翰提及。

下午走在街头,准备拦辆车子去教堂,前个星期与约翰第一次去,有些意思,今次我独往。

旁边咖啡馆里出来一人,他急切地唤我:“倩志!”
这里的朋友都唤我“薇薇安”,还有谁知道我曾经旧名?

那人追上前来,急切间似有哽咽:
“倩志,我找你找得好苦。我时间不多,只想问你一切可好?”
“倩志,你不再认得我么?是我做错,当年为出国选择了小艾,抛弃了你。”
“倩志,我一直放不下你,我的婚姻并不幸福。这次回来,就为见你一面,求你原谅。”

呵,想起来了。这是林,曾经与我有过婚约的林。他胖了许多,难怪一时想不起。
看着他语无伦次,我突然心生怜惜,这男人,他不明白。

与他约会三年,形同鸡肋。中间也见别的男人,因做事缜密,谁都当自己是我唯一。
那期间我遇见约翰,我的约翰,立时倾心。

只是他身边有别的女子,为保身价,我维持着与林及众男的关系,我们旗鼓相当,看谁先动情。

我不紧不慢地布下局,不动声色,包括与林订婚。
终於约翰把持不住,认输。
董事局准备派他常驻美东,允许携带家属,众女中他选择了我。

正待与林摊牌,这老实人却先找上门来收回承诺:“倩志,我不再爱你。我与小艾下月结婚。”
当他面,我落下泪来,他得意洋洋而去。
背后我笑一声: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切似安排好,正中下怀。
随后我与约翰办好手续,不出声地随他天涯海角,把过去远远抛在身后。

不想今日,竟在此地遇见旧人,听他婆婆妈妈诉说心意。
不不不,过去就是过去。

我抬头,看定他:“你认错人了。”
转身招辆车,离开,抛下林在街头,目光定定见我远去。

当晚回家,约翰问:“今日玩得怎样?”
我甩脱高跟鞋,吁口气,过去拥住他:“那些歌颂主的歌蛮好听,改天我们一起再去吧。”

并未谈起与林的偶遇,那人在我生命中,并无位置。
我深爱的约翰,他根本不必知。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3/09/05 12:40:21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3/10/31 05:41:02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