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桃树街的玛格丽特  

2005-09-29 01:23:09|  分类: [网易]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树街的玛格丽特 - 玫瑰 - 锦衣夜行

【桃树街的玛格丽特】- By 玫瑰

因为春天年年回来,

满月道过别又来访问,

花儿每年回来在枝上红晕着脸,

很可能我向你告别,

只为要再回到你的身边。

——泰戈尔“吉檀迦利”



实习时的上司是个台湾中年男人,来自台中乡下。

他带来许多台湾的书与磁带,以慰闲暇寂寞。
磁带从二泉映月到莫扎特,书从柜子里的二十四史以至爱伦坡。
台湾的人文风情令我意外。
你想,一个来自乡下的普通商人,文化水准竟如此精深。

他借给我一堆当地杂志,名叫“讲义”,一本书般大小,包罗万象。内容从旅游,食经,美容,文化交流,到小说杂文。

那杂志水准较当时国内同类杂志高出好几层,令我爱不释手。

其中一篇游记,关于夏天,一个到美国的台湾女子,拜访“飘”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的故居。

“绿荫覆盖的街道,来往的车流,恍惚中,似看见亚特兰大漫天的大火,映亮郝思佳淡绿色猫似的双瞳。”

文章里夹杂零星几张照片。
房间里家具的布置,拥挤而有序;玛格丽特年轻时微笑的俏皮样子,隔了时光益发引人;亚特兰大树荫环绕,优雅精致的南方风情。

玛格丽特-米切尔有如她的女主角,并非绝色,但是媚,年轻时身畔不缺男人。

照片看得人心痛。
每看到美丽特别的风景图片就会心痛,因眼睁睁看着,触手可及,心动,向往,却无法抵达。
咫尺间,常常便是天涯。



那时在爱着一个人,许多年来只爱他一人。
他不羁,心硬,滑不留手。

在得知他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后,做了一个梦。
在一辆公车上,看见他,与一个短发女孩子一起。待要下车时,他急急追上来,说:
”放心,最后是你陪我到终点。”

梦醒,疑幻疑真。
去问他:“女朋友是否短发?”
他点头。

并不迷信,却相信那梦是真的,冥冥中向我传递某种信息。
这一信,许多年过去。一见杨过误终身。



几年后到美国求学。
圣诞节假期,考虑往哪里去。
表姊来信邀请:到亚特兰大来,一起过圣诞新年。

啊,亚特兰大!
我忆起曾经的心动,原来机会现摆在眼前。

同学说他朋友在当地工作,可以到那城市找他玩,也许,发展出一段情缘也未可知。

圣诞前夕,那人到表姊家来喝茶。
他的脸有着好看的侧影,人温文有礼。

他很热心:“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奥林匹克公园?可口可乐公司?CNN总部?”

我说:“想看看玛格丽特-米切尔的故居。”
他未听懂:“谁?”
“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
他仍是一脸茫然。

我睁大眼:“乱世佳人,写郝思佳的作者。”
他有了反应:“她的故居在这里?”
轮到我深深失望。

是的,在亚特兰大。
飘,那样一本有名的书,你应该是看过的吧?
我来这里的唯一愿望,就是看一看她的故居。
这是多年缠绕于心的一桩情结,有如虔诚基督徒想拜访麦加圣地。



桃树街,990号。
一栋两层楼高的尖顶红砖房子。

她只是其中一间的房客。信箱上面,保留了当年房客的名字,一个个找下去,里面有她的名字。

房间保持她在世时的模样。

奶黄色窗帘低垂,隔开室外喧嚣,隔出一室金沙深埋的静寂。
沙发侧桌上有摊开的书,书页依旧洁白,小小深棕色木桌上陈列着老式打字机,一旁有纸有笔。

咖啡桌上是水晶花瓶,无花无水空置。
白色勾花桌布上,金铜色烟盒,曾被谁的手开启?
琥珀色烟灰缸,无尘,清冽透明。

在这个地方,她出生,长大。
在这套小公寓里,她踱步,会客,交谈,思考。
在这个小房间里,时光倒转,长辈们关于战争的回忆,个人情感经历,历经十年,一部“飘”终于诞生。

旧物依旧在,芳踪无处寻。

院里有小店卖纪念品,关于南北战争,关于电影放映时的盛况,关于玛格丽特的生平。

挑了几张明信片。

一张,是片头庄园时期的郝小姐,尚是女儿身,春光无限,身边围绕一众俊朗南方少年,争着讨她的好。她媚笑,得意,欣喜,琢磨着谋夺卫希礼,想象着二人日后的无忧生活,苦难,贫穷,饥饿,与战争,尚未来临。

一张,战后家中锦缎睡袍裹身的郝思佳,皮肤光洁晶莹,神色略抑郁,倚着栏杆,繁复云纹袍踞铺洒在红毯覆盖的长阶上。那台阶,她与白瑞德前夜争吵,共渡良宵,第二日早晨一语不合反目,厮打间扑空,自上面跌下来,受伤。

再一张,是片尾镜头,火红色天空勾勒出巨型榕树的剪影,顽强巴辣的郝思佳站在故乡陶乐的土地上。记得她著名的那段话:我会想办法把瑞德找回来。毕竟明天,是另外的一天,一切将会不同。

一切将有什么不同?
心意坚强,她是否最终找回那个男人?
在玛格丽特的照片前,我问她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过是自己。

走出房门,从旧日古典空间跨回钢筋水泥的现代。
车子启动,渐行渐远,白色镂花栏杆围绕的那栋屋,在后视镜里倒退,远遁,消失。



那些明信片仍然好好地夹在书页里。
那份爱最终没有开花结果。

无数的亲近与疏离之后,不得不承认,无论爱他有多深,那个人,并不适合自己。
我一次次回眸,不是错了时间,就是错了地点,从未找到他回应的眼神。

他终于还是离我而去,如以往一样。
只是以往,他离开后无论与谁把手并行,走不多远,总会适时赶上来,赶上我的速度与轨迹。
这次,我没有指给他方向,他没有追上来。人海中,我们丢失了彼此。

有时候车子被堵在车流中,一步步向前挪动,会想:现在他在做什么?在谁的身边?
也许在世界某个地方,烟与酒的间隙,他也在想:此时她在哪里?与谁一起?

思念只是一瞬间,做不得数。
我们如黑夜里的两颗星,缘分错过后再难相逢。



1949年8月11日,玛格丽特与丈夫去看电影,出门不久在桃树街,被醉酒出租车司机撞倒,5日后不治去世。

人们说,瑞德身上,有她第一任丈夫的影子。他酗酒,虐待她,然而当初她迷他那样深。

尽管有后人续写“斯佳丽”,在续集里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是续集不过是狗尾,无数影迷书迷仍然追问着那个多年来不甘的问题:她是否,最终找回那个男人?

玛格丽特不曾回答。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3/10/13 03:06:21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