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冰天雪地里的快跑者  

2005-09-28 23:58:07|  分类: [网易]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冰天雪地里的快跑者
-此文献给遥远北极的黄皮肤兄弟姐妹
玫瑰
04/18/2003

朋友替我从店里挑了一堆DVD,租回家看。一张张检视,其中一张叫FAST RUNNER(快跑者),是爱斯基摩人的故事。

我对着朋友翻白眼:“爱斯基摩人?!能有什么看头?”
他说:“第一部用伊努特语拍的片子,至少好过好莱坞那些垃圾吧。”

好的,那么就试试。

封面介绍说,在遥远的北极生活着伊努特人,这部电影描述了一个小部落里两代人的恩怨。

在此之前,对於爱斯基摩,我的知识仅仅是零星一点。知道他们是黄种人,原始而隔绝的部落,住在温暖的圆顶冰屋里,交通工具是狗拉的雪橇,生活严寒而枯燥,仅此而已。

电影里的爱斯基摩人,仍然是原始群落,讲着自己特有的语言。长发披肩,细长眼睛,一半象蒙古人,一半象日本人。裸身套厚厚一件海豹皮或者熊皮缝制的白色皮大衣御寒,根据财富不同装饰花纹或简单或繁复,女人们蜡黄的脸上纹有青色花纹以增加美色,看上去象猫脸。故事里一夫一妻为主,也有一夫两妻,仍然处在原始农业社会,男人负责打猎养家,女人负责煮洗生孩子。

在那片阳光强烈的土地上,冰雪洁白耀眼。白天男人们各家坐着自己狗拉的雪橇,出门猎取海豹海象,女人们在家用磨薄的石片切割生肉,在火上烤熟。运气好时满载得意而归,运气不好空手丧气而回,夜晚男人们收工,群落里全体十几个人聚在冰屋里,依上下尊卑,在海豹油点燃的烛光下,吃着共产主义大锅饭。

几十年前这个群落被一个外来异人诅咒,从此邪恶入侵人心,长辈间发生凶杀,有人无辜惨死,有人被迫背井离乡,有人隐忍地留下来。

新一代儿女们在这个部落里长大成人。在这里,善与恶的分类是简单原始的,非白即黑。哥哥阿马克,最强壮的男人,弟弟阿坦那,跑得最快,两兄弟是部落里最出色的狩猎手,属於善的一方,嫉妒他们的首领儿子奥凯为邪恶一方,好人们常常友爱地呵呵傻笑,而恶人的特征是含恨在心的眼神。

阿坦那与从小许配给奥凯的阿图安特相恋,遭奥凯嫉恨。他们用了一种有趣的身体竞技来决斗:用拳头敲打对方太阳穴,轮流来,谁先倒下谁输。阿坦那因此赢得心上人归,阿图安特名正言顺成为他的妻。

到此为止,故事是极端简陋枯燥的,没有音乐,只有人物间简单的对白,听上去类似陕北方言的音韵,令人昏昏欲睡。我甚至分不清谁是谁,他们都面目模糊,长得差不多。然而突然,戏剧情节加快速度,开始充斥满莎士比亚式的爱恨情仇,让我“啊哈”一声兴奋起来。

阿坦那:
悲伤之处是,尽管婚姻得来不易,尽管他们是相爱的,阿坦那仍然最终走上偷情之俗路。阿图安特怀孕了,阿坦那在这个夏天独自出门打猎。路遇部落首领一家,他们让暗恋阿坦那的女儿普雅协助阿坦那上路。

舒适的夏日天气,孤男寡女,加上普雅一味青春地勾引,两人顺利上床,於是普雅成为阿坦那的第二位妻子。不幸,普雅是个懒惰刁蛮的女子,每日出外玩耍,家务留与阿图安特与其嫂子。如果仅仅是懒惰,倒也罢。

这个大家庭,阿坦那与两个妻子,哥哥阿马克与妻子,夏夜炎热,5人裸身共睡一个小帐篷里。普雅与阿马克相临。渐渐,身体摩擦导致脑水失控,普雅,与自己丈夫的哥哥,两个人竟然热情动作起来,这场春事在嫂子痛苦的尖叫声中结束,普雅匆匆逃离。

普雅:
传统悲剧故事里,总有一个挑拨离间的角色。这个故事里,面相甜蜜心术不正的普雅充当了这一分子。她色诱阿坦那,登堂入室,惑乱兄弟感情,逃离丈夫家后愤怒,报复,回自己家向父亲及兄弟哭诉诬告,与阿坦那有夺妻之恨的奥凯,终於被激起了真正杀心。

奥凯:
於是在一个无防备的日子,当兄弟俩在帐篷里熟睡,奥凯带两个手下,偷袭了他们。用叉鱼的锋利木叉,扎死了阿坦那强壮的哥哥。阿坦那赤脚裸身远奔,一路飞跃过无数片冰水砾石,风声在耳畔呼啸,脚下鲜血淋漓。人们以为他死了,无人能够在那样的冰天雪地里存活。

奥凯的邪恶在后面发挥到极致,强暴了以前无法得手的阿图安特,暗杀了阻挠自己的父亲,被众人拥为新的部落首领。

阿图安特:
由於体力的差异,女人在早期的权利斗争中总是被动牺牲品,只有顺从与顺从,没有其他出路。

美丽的阿图安特被动地接受丈夫带回家的第二个妻子,被动地被奥凯强暴。由於无人供养,灯油枯干,存粮告罄,衣衫褴褛。她带着幼子,难过地对族内阿婆哭诉:“我没有办法啊,这样子活不下去,我只有去求奥凯,做他的女人。”

所幸,一切并没有那么绝望。部落阿婆运用祷告的巫术,招回了远在他处多年前出走的哥哥。巧的是,他正是阿坦那的救命恩人。

於是,更强壮更聪慧灵魂经过洗礼的阿坦那,带上自己的财富(冻海豹)与恩人一家浩浩荡荡返乡,飞跑过去迎接他的是他的正妻,一直思念他的阿图安特。他们共同赶走了部落里的邪恶势力,驱逐了奥凯与普雅这对邪恶的兄妹。这个部落从此恢复了久已不再的和平与宁静。

此片在2001年嘎那电影节拿了金相机奖,外界众口一辞叫好。本来由数字摄影机最先拍摄,质地粗糙,然而强烈的光线对比,颤动的火光与水影,反给影片增加了诡异的真实味道。

本以为原始的冰天雪地无生活无故事,是我幼稚。

伊努特人的面容,轻易让人想起了曾经的蒙古人,几千年前成吉思汗与他的广阔疆土,他的女人,他的敌人。生存环境严酷,物质资源缺乏,男人们争夺猎物与女人,演绎着任何时代都存在的偷情,嫉恨,乱伦,凶杀,离间,复仇,爱与痛,生生不息。

无情荒地有情天,特此写下这篇文字,为同为黄色面孔的那些原始男女们做一份文字记录,感谢他们给我一个现代女子,所带来的心灵震动与暇想。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3/04/18 13:43:51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