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衣夜行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sensation

 
 
 

日志

 
 

做乖女还是做飞女?  

2005-09-27 02:30:44|  分类: [网易]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很久以前,那个著名的丹麦王子,每天在阴暗古城堡里,低头沉吟:“存在还是毁灭,是个问题。” 优柔徘徊在两极之间无法决断。

几十年来,类似的两极问题同样缠绕着我,那就是:做个乖女,还是做个飞女?

这个问题之所以横在面前,是因为,我既具备做乖女的条件,也拥有做飞女的资本。做哪个不做哪个,纯粹由我个人选择。有选择反而痛苦。

母亲总是每隔几年就提醒我一次:“百合啊,你出生的时候,是全医院最漂亮的婴儿,医生护士们都跑来看。”每次她说起这段时满脸的得意与骄傲令我深信不疑自己是个天生的美女,尽管,每个母亲都觉得自己的产品是绝色。现在,婴儿的肤色容貌蜕变成了成年模式,对着镜子,我感恩戴德,可以了可以了可以了,没有什么可抱怨。

受惠于三岁起就开始学读人民日报上的新华社社论,学习对我从来不是问题。成绩永远是最好的,衣服永远干净,马尾巴扎着蝴蝶结,每天下学回家立刻做功课,做完功课去跳皮筋,跳到天黑回家,业余时学画学书法,标准父母老师眼中乖乖女。

然而长辈不知道的是,我并不那么安分。私下常常煽同桌一个小耳光,踢某个男同学一脚。他们倒也乐意,因为耳光和脚印都是笑咪咪地逗闹着给的,而且,我帮他们写作业。来自小男性们的纵容,埋下我日后向飞女发展的契机。

表面乖觉的岁月延续着,不需父母操心,我考上了重点初中,紧接着,轻松升上重点高中。我是大家眼中的乖女儿,聪明,好学,大方,正经,不出任何事情。

然而17岁的某一天,自己在家捧着一本金庸时,突然开始恐慌。

我读过的书,正牌杂牌,已经远远超出我的年龄。我的恐慌是:我怕自己读成一个只知书本不知人生的书呆子。正值妙龄被人当成书呆子,这是巨大的耻辱。为了平衡读书太多这一缺点,我决定立刻下海,加入玩乐一族。

开始与男同学去饭馆吃饭,放学后去逛公园,星期天去看电影,办新年晚会时跳舞,与要好同学聚会时叼支烟。形象改变是成功的,渐渐地身边的同学们私下把我归入不正统的一类。

母亲找我谈了几次话,关于我变得虽然不低但是也不高的成绩。

她说:“贪玩不应该过份,如果你考上大学,我就再不干涉你了。”
这招很高明。
我意识到要想获得最后的自由,必须先考上大学。
现在朋友们只知道我会玩,忘了我还是会读书的人。
为了让他们知道我没有他们以为的那么浅薄,我决定:洗心革面,恢复读书郎本色。

那一年内,我断然拒绝了早恋的男朋友,重拾课本,不分晨昏地刻苦。当最后公布成绩,我以顶尖成绩考上自己唯一想上的重点大学时,同学们惊讶地窃窃私语:“她?她能考那么高分?!”我心内狂笑一声:“你们以为我只懂得玩吗?大错特错!”

我得到了从父母处一直想要的自由,他们从此不再干涉我。胜利冲昏了我的头,我已经证明了自己是读书天才,那么下面,可以去玩了吧?

于是大学四年,在风花雪月中度过。因为专业是经济,更给了自己借口,觉得日后要做一个成功白领,应该培养社交十项全能。

吸烟,喝酒,打牌,跳舞,化妆,唱歌,时尚,谈吐,各项应酬技巧,在大学全数攻下。功课呢,仅维持过关水准,60分万岁。在四年内,我彻底让自己变为玩乐族,众人眼中一枚无聊蝴蝶,对于文学绘画艺术的品玩不过是给蝴蝶的翅膀多增了亮色。

转眼工作了,开始重新考虑形象定位。名牌学校的招牌加上自己的刻苦努力,老板逐渐肯定了我的工作能力。
然而这时候,拜金主义开始大行其道,满街流行起不肯吃苦的妖艳淘金女子,社会笑贫不笑娼。

做为一个勤奋能干上进的白领,面对着四周的光怪陆离,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生活落伍了。

快速的应变能力推着我迅速走向时代尖端。
那段生活五彩纷呈,我见识了足够的金钱,权力,享乐,奢华,以及颓废。

当泡沫繁华散尽,定下心静静看自己时,我开始痛心。
这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啊。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站成一棵树,可是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一株丝萝,从一个男人身边到另一个男人身边,爱情已消失不见。这样的自己,与一个中学毕业就去傍大款的无灵魂女子,有什么不同?

痛定思痛,决心改变自己的生活。默不作声之下,我准备完了所有的英语考试,办好所有手续,飞往美国去攻读更高的学位,收山不玩了。临走时,表哥感叹一句:“没看出来,你还有点追求。”

忙碌辛苦的学习生涯终于在两年后结束。从考试与卷宗的学业苦海里脱身出来,好友与我相对笑云:“有此学位撑腰,以后即使打扮得象妖精,也没人敢说三道四了吧?!”

人就是这样贪心。
当你选择了这条路,你会恋恋不舍于另外一条不同的路。刺激丰富夜夜笙歌的飞女生活与平静安稳手不释卷的乖女生活对我具有同样的吸引力。

当新工作步入正轨,一切安定下来,生活回复平淡,我那颗易感善变不安宁的心啊又开始蠢蠢欲动。

老问题重新摆在面前:
现在,是去做乖女还是做飞女?


玫瑰
10月4日,2001。

------------------------------

@-玫瑰是我的名字-@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 2002/02/16 11:29:21 by 玫瑰
∷ 网易文化自助餐 散文随笔 修改时间 2003/09/28 03:43:01 by 玫瑰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